溪秦百夜

库洛洛.鲁西鲁:

[斑带:マダオビでユーリ!!!onICEパロ]

【授权转载翻译】

图源:P站
作者:青 (ID:19446354)

作品ID:60717573

(哈哈找了两个字少的摸鱼

车厘__没空生而不是难产:

环太平洋pa~  

@雪羽_YukiHane 太太的地平线~说好的机甲老维~

好喜欢穿机甲的男人~~~


【挂人!!】别人惨痛的真实经历被你“借梗”,你良心不会痛吗?

司里里:

打扰了,请听我说完,求你们。
这不是简单的抄袭,因为原贴是楼主的亲身经历。
大家也许听说过戒网瘾学校,看过相关的新闻,知道里面是怎样的人间炼狱。
原楼主在里面,经历了可谓惨痛的折磨,在那样暗无天日的地方,和一群年纪相仿的少女,在重压下生存,抗争,逃亡。
她离开后,顶着重度抑郁症,将这些记录到自己的帖子里,也是为了警醒其他人。
而一位所谓“作者”,却将这些惨痛的经历,不经原楼主同意,当做“梗”写进自己的小说里,并以之获利。
“作者”苏尽欢,我只想问你,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那些故事,是原楼主血淋淋的经历,不是促进你小说男主感情的梗!
那些小姑娘,是和原楼主一同患难,在绝境中相互支持的朋友,不是你小说中几个无关紧要的女配!
那些用盆吃饭,靠脱衣服胡搅蛮缠才能躲避毒打,逃出又被背叛抓回的绝望,是楼主在那个惨无人道的地狱中的挣扎,不是你小说里炒热气氛的调料!
那是原楼主的伤口!是原楼主流的血和泪!而不是你可以用来娱乐大众的小说!


苏尽欢,你自认为是个作者,但是作者,首先得是个人!
什么叫人道?什么叫尊重?什么叫别人的人生权益不可侵犯?
我告诉你,这是做人最基本的东西。
有些经历,是不能拿来娱乐的,有些故事,是不能开成玩笑的。
你这样的行为,和那《二十二》里的老奶奶做表情包有什么区别?


这是一笔陈年老账,为什么现在又翻出来?因为你还想出个人志。
原楼主在两年前你的文刚完结的时候就找过你,那时候你已经拿了稿费,吃了这口人血馒头。楼主让你道歉,你也发了。
可是现在,你悔改了吗?你没有!你还想继续赚这笔钱!
你可以删微博,禁言,拉黑,
但是,你记住,人在做天在看!
拿这笔钱买的东西,我怕你吃着噎死!


现在我真的后悔自己平时太懒没多写点文,多攒点关注。
加了几个我比较常发文的tag,打扰大家了,真的抱歉。只是我真的想不到别的办法。
我只是个没什么影响力的普通人,和原楼主一样,没有关注,没有粉丝,只有拔刀相助的路人可以帮她说话。
列表的小可爱们,我希望你们能帮个忙点个转载。让更多人看到这位“作者”恶心的嘴脸。
求你们了,谢谢!


————————————————————————
原贴地址我附在评论里,那本侵权的小说叫做《差生》,作者微博@苏尽欢_吃货一号线

【五件套】要来一杯结契兄弟的交杯酒吗(36)

艾唯森:

纯原著背景,从斑爷死前一念之差开始硬掰


有从“朋友”到爱人的转变,略慢热


主宇智波五件套


前文链接:卷一    34    35




好久没更抱歉呀大家


朝九晚九的跟项目,猛然变成现充整个人都不好了(讨厌现充一百遍……)


码字复健中,写的有点碎以后再修


周日更(不断更的话……)我会努力谐调工作和休息的时间〒▽〒




————————————




  几个宇智波大眼瞪小眼了半分钟,带土忽然想起什么,冲到小冰箱前翻出一堆甜点,一份份摆到茶几上,招呼道:“快快快,趁他们还没来我们把点心都吃掉,不然太浪费了,我竟然才想起来。”




  斑和泉奈闻言都觉得很有道理,纷纷拿起自己喜欢的。




  带土看了看坐着不动的佐助,忍痛把红豆口味的大福推到了他面前,怕他不好意思下手还贴心的附上了一个叉子。




  佐助:……




  无论如何也不忍心对这个近似“卡卡西同款”的甜点下手,佐助沉默了一会,看着眼前吃甜点的三个大男人,觉得自己腻的喉咙发堵。




  甜点吃到一半,斑和带土微不可查的顿了顿,据点里有人到了,真快。




  扉间和水门几乎是同时到达,作为感知系宗师,落地的瞬间扉间没站稳一般向后退了两步,他皱着眉头,嫌弃的伸手在鼻前扇:“一股宇智波味。”




  佐助之前定位的地点在另一个卧房,几人打着上战场的心态来到这个地方,开着自己最高的感知能力,纷纷感受到隔壁那四道毫无遮掩的阴之力查克拉。




  鸣人是最轻松的一个,发现佐助没有问题他就把仙人模式收了回去。




  “泉奈也在。”扉间说道。此生能再次感受到这个查克拉,他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仿佛口中掺杂百味,太过复杂难言。




  柱间没对这句话做出任何反应,好像并没听见,面上没有丝毫表情。




  扉间转头看了大哥一眼,几十年的相处让他清晰的感受到柱间情绪有些危险,说实话扉间很怕兄长的这个神情,总会给他一些不好的预感。




  他打断柱间的思绪道:“大哥,我还以为你感受到斑的查克拉,会开心的马上冲过去。”




  柱间被扉间叫回了神,眼睛眨了几眨才重新挂起日常的笑容:“我超开心啊,这就冲过去。”




  看着柱间装样子,扉间嘲讽的哼笑了一声。两个人几乎是一起生活了一辈子,彼此一个神色就能把对方看透。




  感受到弟弟对自己的不屑,柱间也露出了一个微小的嘲弄表情,发挥自己的毒舌功力不声不响的反击:“哈哈哈,扉间你也是厉害呢,几十年过去了还记得泉奈的查克拉味道。”




  扉间:……




  他不想跟大哥继续这段幼稚的对话,率先走入甬道中。




  听着走廊里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斑和带土都有点破罐子破摔,加快速度的往嘴里塞甜点,多吃一口是一口。




  扉间推门而入,收获了四道来自宇智波的视线,其中三个一鼓一鼓着腮帮,黑眼睛圆圆的甜点吃的畅爽。他觉得自己额角青筋跳了跳,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柱间是最后一个进入的,这顺序让带土有些新奇,柱间与斑都没像战场上相遇时那种肆意洋洋,斑看了柱间一眼,低下头吃起一块新的草莓大福。




  柱间径直走了过去,坐到斑的面前,眼神黑洞洞的十分幽深。




  扉间甚至觉得大哥那双眸子比宇智波更加黝黑,柱间的情绪不太对,但事关宇智波斑他也无能为力。




  斑未抬眼,安静的吃着糕点,柱间也未说话,安静的看着他。




  鸣人与佐助短暂的对视了一眼,似乎是不知道该与对方说什么,鸣人眼神闪动几下,最终转过头向带土走了过去,“带土,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在辉夜空间的时候我一直很遗憾。”




  带土回了一个带着点无奈的笑容,“嗯,祸害遗千年,可能我天生命硬。”




  水门接道:“别这么说,命运两字往往不是个人力量能左右的。”




  带土总是不知道怎么面对水门,最后只是干涩的打了个招呼:“老师。”




  水门应了一声,他十分自然的坐到了带土身旁,笑容依旧温暖,“我很想你,卡卡西也是。”




  带土垂着眼,轻声问道:“他怎么样?”




  “他啊,每天都很忙,偶尔闲暇就去开发新忍术,性子看起来更温润了。明明做的一手好菜,我不看着就只吃兵粮丸。”




  带土道:“你们能在一起生活真好,这算是斑做的最大一件好事吧。”




  水门道:“来之前我以为佐助遇上了麻烦,让人去通知卡卡西了,一会回去你可能在村口就见到他。哈哈哈,他见到你大概会惊喜的不知所措……”




  带土和水门一句句闲聊着,两个人都十分擅长引导话题,避过了令人沉重的过去,好像只是重生的亲人相逢,和谐亲昵。




  泉奈用纸巾仔细的擦了嘴,离开桌旁走到扉间身前。




  他嘴角挂起怀念的笑,微微弯起的黑眼睛充满认真与温和,语气如同老友一般熟稔:“扉间,我很开心能有机会再见你。”




  对上宿敌那双眼睛,扉间下意识想移开视线,又生生忍住了。他观察着泉奈,长发微束衣着规整,腰间打着繁复的绳结,看起来十分得体,依旧是昔日意气风发的少年郎。




  扉间缓缓回道:“恩,我也是。”


  


  佐助独自坐在一旁,默默观察着众人的神态,斑和柱间宛若对垒,带土和水门柔和像在表演,他没想到最自然的竟然是泉奈,他和二代之间的气氛是真正的轻松。




  柱间抬起手,十分自然的擦了擦斑嘴角上沾的糕点甜粉,语调很轻:“慢点吃,不急。”




  这个举动让在场的其他人都愣了一愣,微妙,太微妙了,也许是初代目表情太深沉,也许是斑自带的气场太强势,明明无比暧昧的一个动作,主人公是这两位却让人分毫无法多想。




  斑望向这样的柱间,没由来的一阵心乱,他把盘子一推,向后仰了仰离开柱间的手指:“没心情吃了。”




  两人把整个屋里的气氛搅得一团糟,一时静寂无声。


  


  “走了。”斑站起身,这两个字有种大家长的效果,佐助和带土都站了起来。斑搭上泉奈的肩,露出似乎是轻松的表情,“这次是真的带你去看看木叶了。”

eninaug:

 @他是梦i  @ASAHINAAA  @绿君  @穿龙薯蓣  @❀末世鸿歌❀  @羽曈  @渡鸦王 


之前作为感谢的点图,就按着上次回复的先后顺序排了
画成漫画的就黑白了,单图的简单铺了下色


P6 开始画得太写实,试着补了几个可爱点的不过还是...至少我努力过了orz
P7-9 鼬止注意。最后半夜还是被鼬爬上了床,白天鼬操纵乌鸦换把圣水换成了自来水。然后就是你喊破喉咙也没人听见的戏码惹(
P10 大家都在一张画布上(。



这次老实打tag了

多里_关爱空巢老斑:

@鸦祇 太太点的柱斑秀恩爱

又咸了很多天果咩| •́ω•̀ )

隐佐鸣佐
四战全员复活,斑爷的伤是抽离十尾留下的

ooc以至于不敢打全tag(✘_✘)

极地舰长⚓︎:

<夏之声>

背景强行架空

大概是关于仔扉仔泉某一日忽然发现彼此之间纯纯的互殴之情不知在何时变质了的故事。

懒癌如我画完感觉身体被掏空,可能很久都不会想再碰CSP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