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秦百夜

油炸冰窟窿:

最近两个礼拜朕已经把半年的图力都花完了……_(:з」∠)_

这里是新一期的搞♂事 on ins!别怀疑这个漏洞百出的ins界面是我随便搜的!不要在意细节~

诸君,我爱女装(*´艸`)

空愰:

本次木叶最佳时尚周刊《THE WAR》有幸邀请到了宇智波一家来为我们拍摄一组封面!【本来想叫《FRIENDS》的但我怕活不到拍摄结束

——————————————————————

站在一起还是很霸气的QVQ好像手办小人~

基本满足了我的军服控复古控风衣控以及西装控 嘿嘿嘿~

+服装有参考+

❤爱他们


MiEn_吃下YOI安利!:

没、没忍住……

 

再升一次天!!!!!

超——————级多维恰!!!!!

 

【勇式吸维


车厘:

想画一个成长的赶脚=,=

勇勇金牌捏造,奶一口未来他真的拿金牌之后去结婚~~

做教练真的挺适合老维的,希望他以后能带出来好多金牌~



HANA✿:

一個很莫名其妙的腦洞:臨也被罪歌砍了


。對臨也來說妖刀罪歌算是情敵,人類都是屬於折原臨也的,怎慢可以讓給一把刀呢。更何況被罪歌砍了以後,他就不能再算是「人類」,這點讓臨也無法忍受


。(假設)臨也對人類的愛不足以克服罪歌,但依然拼命反抗,精神被罪歌搞得一塌糊塗,結果導致自己的身體暫時被罪歌支配了


。這樣的臨也被靜雄看到後,靜雄表示:臥槽這太噁心了,我得把這只跳蚤變回去!!


《《省略》》


。接著兩人就用愛的力量戰勝了罪歌的支配(等等)






。ps:臨也是被新羅的罪歌砍的。(十三卷後)


。pps:新羅:都怪臨也害得我和塞爾提差點分居!這個小小(x)的惡作劇算是回禮!


。ppps:新羅給臨也下的指令是:對喜歡的人告白(只要兩情相悅就能解除命令)


。pppps:新臨好好吃



鸦祇:

我们之后的时代 其二

四战后全员复活设定,柱斑中心,有些跟不上时代的老祖宗适应现代生活~

【五件套】要来一杯结契兄弟的交杯酒吗(30)

艾唯森:

纯原著背景,从斑爷死前一念之差开始硬掰


有从“朋友”到爱人的转变,略慢热


主宇智波五件套


前文连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3.5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2.5    23    24    25    26    27    28    29




祝小天使们高考顺利~




——————————————




  会议到此时已经进展的差不多,纲手发言道:“今天的会议还有最后一项重要事务,我将在今天离职,木叶将交由六代目火影领导——旗木卡卡西。”




  卡卡西在今天坐上高台后首度动作,他走到纲手正对面,微微躬身。




  纲手把头顶的影帽摘下来,双手为他带上,随后微笑着祝福:“你会是一位优秀的火影。”




  “谢谢……”卡卡西把溜到嘴边的火影大人咽了下去,回以笑容道,“纲手大人吉言。”




  他转过身面向所有群众:“从现在起,我任职为木叶村第六代火影,将为木叶引领改革。我们停止仇恨的恶性循环,但这不代表我们不曾犯下罪。身为忍者,包括我自己在内,每个人手上都或多或少沾染着罪孽,该用剩下的一生来做出补偿。”


  


  卡卡西并不擅长做激扬人心的工作,在之前历代与鸣人说了那么多的情况下,也懒得勉强自己,直接结语道:“我宣布,木叶全民共会到此结束。”




  钢子铁向台上问道:“火影大人,这十二个袭击份子怎么处置?”




  卡卡西很快适应了自己的新身份:“做一下信息登记,引渡到他们原本的忍村,如果原本忍村消亡了,那就联系与他们有相关的忍村尽量进行妥善安置。”




  一个叛忍不可思议道:“这么草率宽松的判决真是天真,你不怕我们卷土重来向木叶报复?”




  “听完这场会议我相信你们也会有改变,就算你们依旧想不开——木叶不畏惧任何挑战。”


       卡卡西前一秒还一本正经的宣言,后一秒表情放松下来,还带着一点懒懒的语气:“嘛,我刚刚说过,改过的机会会面向每一个忍者,世界的和平总要依靠信任的力量。”




  卡卡西明确展现着木叶改革的决心,其他四大忍村的使者纷纷在内心评估,准备回村汇报。




  听完这段简短的就职演讲,鼬笑着对带土说,“卡卡西桑还是没变。”




  带土假装没听见。




  “从‘六代目’这一番话中可以理解木叶村对战犯的政策,加之参考你们口中大蛇丸与兜的处置,我终于不用担心带土回村被判死刑了。”泉奈着重了六代目三个字,神情中带着揶揄。




  一个两个的都针对我,带土愤愤道:“喂,最大的战犯我旁边就有一个,干嘛点名只说我……”


  


  斑打断了他们的闲扯,向带土问:“你就是被鸣人那番理论说服的?”




  忽然换成正经话题带土反应了一下,端正了语气,答案却模棱两可:“大概是吧。我本身就很挣扎,没有你那执拗的坚定,他就像一颗初心,没有哪处影响更多,却各方各面都有影响。”




  “难怪他能接连劝服长门、你、还有佐助,对于你们这些有过天真初心的人,他的信念又高又温柔,连我都忍不住心动。”




  带土看了斑一眼:“若是你年轻时遇到一个像他这样信念的人,会选择他的路吗?”




  “心动归心动,是我也免不了抱有一些渴望,但我都不会回头,无论过去还是现在。”  




  带土心想果然斑这家伙最执拗了,很多方面与自己相似,本质却完全不同。感慨了一下,他转移话题道:“没什么好看的了,走,我们去买甜点吧!”




  带土操控着神威移动,时不时望一下止水,眼睛又圆又亮。五个宇智波中,查克拉可以不被扉间察觉的只有鼬和止水,鼬又太容易被其他人察觉,之前的红豆糕就是让止水买的,安全度最高。




  止水无奈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宇智波口味相似,木叶这家甜品老店十分经典,他当年也经常和鼬光顾。




  把止水放出神威空间前,带土特意强调了一遍:“多买点!来一次不容易,斑和泉奈多数都没吃过,每种每样都要,我们的小冰箱该添库存了!”




  止水使用变身术走进小店里排队,这两天木叶人流量暴涨,从店铺内到街道上都排满了买特产的人。




  几个宇智波等待止水回来,忽然听到附近两个外村忍者的闲聊:


  “以前听‘忍者之神’这个传说中的名号时还以为有多了不起,今天一见真人不过如此。宇智波斑做错再多也是木叶另一位创始人,是他的好兄弟,他就这样不管了?


  我们普通的小忍者都知道与兄弟的决战怎么能用偷袭!妄我少年崇拜了千手柱间那么久,真替宇智波斑不值。”




  斑:……




  宇智波们不约而同流露出复杂的表情,斑觉得自己一瞬间闹心的想要打哆嗦。


       他语气无比鄙夷道:“这世界上的人真是奇怪,十恶不赦的人偏偏要给你挑出来些好,表达自己的宽容。正直光明的人偏偏要盯紧他一念之差的错处,然后批判。


  柱间是不完美,因为就算被称为忍者之神,他也还是人。我真不太明白愚昧的普通人,他们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呢?怎么还会有人指责柱间呢?


  叛村是我的选择,袭村是我的选择,这些行动都是我先挑起,不会因为我的身份或者动机是什么就被抹去。


  再次与他站到了对立的立场上,终焉之战我死的毫无怨言,先选的人是我。”




  带土:“我也这么觉得,大概普通人的逻辑都被猫猫狗狗小可爱们叼走了。”




  泉奈在心里吐槽,“普通人”如果知道自己被“宇智波”嫌弃脑回路,还不得呕死。




  带土问:“你当初准备伊邪纳岐,是因为知道自己可能会死吗?”




  “随时留后手只是习惯。”斑答道。说完这句话他就沉默了,半晌没再发出声音。




  “哈?你不是最擅长看透人心吗。”带土理解了斑话中的意思,有点不可思议,他原本一直以为斑是有意诈死隐藏幕后的,结果只是巧合?


  “所以说你刚刚那句‘终焉之战我死的毫无怨言’,其实自己根本没预料到?”




  “我想过我会败,但那一战我赢了;我想过他一定不会下杀手,但是我死了。”斑下垂着嘴角,他的气闷不在于输赢生死,而在于一向透彻的自己,关于柱间却什么都没预料到。




  他不知道自己生闷气的表情像一只不开心的小动物,泉奈看在眼里被萌的冒星星。




  泉奈心中属于良知一面的小天使努力劝说着自己:哥哥正生气呢我怎么能觉得可爱这样不好不好……


  他蹭过去挨着斑坐下,手指不受控制的戳了戳哥哥的脸颊。




  “泉奈!”




  斑拉着脸,“我觉得你最近跟贤二在一起太多了,很欠教育。”




  带土莫名背锅,气的直瞪眼,跟我什么关系?!我可不敢闲的去戳戳你。




  “尼桑我错了。”泉奈举起双手道,如果他把脸上的笑容压下去这句话会真诚点。




  “你真的是……”斑拿耍赖的泉奈完全没办法,屈起中指在他额头敲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