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秦百夜

【静临】Olive |中篇HE|微虐|糖有| Chapter.16

摸鱼大队小分队队长雅瑶:

  Chapter.16




  他们全都愣愣地盯着那片空地。




  刺眼的鲜红冲击着男人的眼球。




  心脏像被冻结了一样,浅野真只觉得一股寒流沿着脊柱飞快地窜上了大脑。




  他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个情报贩子倒在他的枪口下。




  如此之近的距离,他可以肯定地说那发子弹绝对击中了对方的心脏。




  就算站在那里的是平和岛静雄那种异于常人的怪物存在,也依旧无法逃避人类躯体的脆弱。




  所以那里本应该是尸体的。




  毋庸置疑。




  然而现实却清晰地摆在眼前,所谓的尸体就像是从未存在过一般,那里除了血迹就只剩下光秃秃的地面。




  折原临也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毫无预兆。




  一个死掉的人是不可能爬起来继续走动的,况且还走得如此悄无声息,很明显对方是挑了他浅野真和平和岛静雄专心对持的时候偷偷溜走了。




  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性,尽管他根本无法相信这个看似不可能的事实。




  不安突然在心底掀起了浪潮,像是意识到什么一样,浅野真最先反应了过来。他低声骂了一句,视线越过平和岛静雄,迅速转过头将枪口瞄准了两个靠在一起的双胞胎。




  没有任何犹豫,手指在刹那间就搭上了扳机。




  来自内心深处的涌动告诉他不能再拖下去了。




  而当平和岛静雄发现男人举枪的时候已经晚了。




  浅野真已经在折原双子震惊的目光下扣动了扳机。




  “砰 —— !”




  “咔……”




  “……!”




  ……




  又是墙皮脱落的声音。




  折原双子已经数不清这是她们第几次听到子弹射进墙壁的声音了。




  事实上她们也完全没有心思去数那到底是第几次,姐妹两个所震惊的并不是正对着她们的枪口,两双红色的眸子跳过枪口,齐刷刷地落在后面黑影身上。




  浅野真确实是开了枪,而子弹也确实是射出了枪膛。但是焦灼的弹孔却飞上了她们头顶的墙壁。




  一只手却在开枪前的一瞬间使枪口向上偏移了轨道。




  浅野真慢慢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只托着枪身下部的手,他只觉得一阵寒意从手臂传来,心脏像是被注入了冰冷的液体,不安和恐惧顺着血液扩散到全身。




  某个人的脸瞬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他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像是为了确认什么一般,男人咬咬牙,随后猛地转过了头。




  闯入视线的则是那抹妖冶的血红。




  刺眼得令他恐惧。




  那一刻他只觉得世界都崩坏了,不敢相信的神色充斥了他的脸。




  “真是遗憾,浅野真先生。”




 折原临也笑得灿烂,银色的匕首划过空气发出渗人的呜呜声。




  看着对方哆哆嗦嗦想要转身射击的样子,情报贩子一个漂亮的后旋踢,利索地将那把银色的手枪踹飞了出去,随后轻轻踢进了深巷的阴影里。随着枪壳在地面上撞击的声音,折原临也一把抓住男人的手腕举了起来,嘴角扬起一丝微妙的弧度。




  不得不说,那张清秀的脸再搭配上如此柔和的笑容真是能使无数少女怦然心动,只可惜这幅漂亮的脸在男人的眼里就像是地狱的恶魔一样狰狞。




  而之后情报贩子做出的动作也确实够“狰狞”。




  银光一闪而过,锋利的刀刃瞬间利索地穿透了浅野真的掌心,折原临也并没有松劲,而是将用力地匕首向前推去,锋利的刀身携带着冰冷的温度,硬生生地将男人的右手牢牢地钉在了墙上。




  鲜血顿时喷涌而出,瞬间便染红了银色的刀刃,冰冷的银光顿时就被增添了一抹热度。紧接而来的剧痛像是潮水般疯狂地涌来,令人无法忍受的痛苦一刻不停地刺激着浅野真的大脑。




  男人惊惧地睁大了眼睛,下意识地张开嘴巴想要惨叫出声,却在下一秒被一团粗糙的布料堵住了嘴巴,于是那还未突破嘴巴的声音便被闷在了喉咙里。




  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从口腔中蔓延开来,由于疼痛,男人从喉咙中再度爆发出痛苦的哀嚎,他死死地咬住那块布料,用力到牙齿间都有着血丝渗出,急促地喘着粗气,他的身体死死贴着墙壁,看着满脸笑意的情报贩子仿佛要缩进墙里。




  那种笑意在他眼中简直就是地狱中的魔鬼,只需要轻轻一把火便能把他自己烧成灰烬。




  恐惧得令他颤抖。




  原本有些疯狂的意念在见到折原临也这个男人之后顿时犹如飞雪般飘散的无影无踪,人类在面对即将死亡时本能的恐惧已经彻底控制了他的身体。




  他心中一直厌恶而恐惧的恶魔再一次复活了。




  在他的眼前,倒在他的枪下,却又一次犹如不死的恶魔,又一次带着那样的表情,又一次将他狠狠踩在了脚下。




  无法遏制的恐惧感像是喷薄而出的火山般爆发而出。




  “那么游戏差不多也该结束了啊……”




  一边说着,折原临也笑盈盈地伸出手,轻轻地点在男人的额头,纤长的手指顺着浅野真脸部的线条向下滑去。同时,那只握住匕首的手掌轻轻地向侧面转动了一点,紧靠在墙上的人顿时蜷缩了一下,接着便挣扎着扭动起了身子。鲜血顺着刀刃流在地上,看了一眼男人因为疼痛而痉挛的手指,折原临也眯了眯眼,顺着手指的位置将脸庞凑了过去。




  “真是很抱歉吶,浅野真先生……”




  折原临也伸长脖子将嘴巴靠近男人的耳畔,微笑着低声开口。他另一只手的手指不轻不重地在浅野真已然僵直的嘴角按了一下,随后收了回去。




  再度伸出时那中间又夹着一把小刀。




  看着愈发接近的刀锋以及那再后面突然旋转起来的细长影子,男人的呼吸立刻粗重了起来,细密的汗珠随着幅度的加大顺着他的下颚滴落在地上。




  感到周围气流的紊乱,折原临也默默地瞥了一眼身后,他意味不明地轻笑了一声,随后压低了嗓子,低沉的声线仿佛有种蛊惑人心的味道。




  那双鲜艳的红眸仿佛在黑暗中燃烧的火焰,从黑色的刘海下透出淡淡的血色。






  “GAME OVER —— ”






  在指尖翻转的银色刀刃泛着冰冷的光泽。




  狂风猛然刮起了情报贩子的外套,临也猝不及防地将手中的那把首插进了男人的左臂,然后满脸笑容地向后跃了一步,同时也没有忘记将插在男人手上的那把折叠匕首一起拔出。




  血线形成了一条圆滑的弧度。




  “轰隆 —— !”




  还未来得及发出惨叫的男人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那根路标杆在情报贩子退开的一瞬间向自己迅猛地飞来,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冲击力连带着他身后的墙壁都一起震得散了架。破碎的砖块和水泥轰然倒塌,溅起了一大片的烟尘,几滴鲜血滴落在地上,慢慢地扩散成小小的血花。




  那跟路标的力道实在是过大,折原临也再次退后了几步,这才没被波及进去。他掩着面扇了扇眼前的水泥灰,略带嘲讽地开口:




  “啧啧,怎么小静还是这么没脑子啊,差一点就把我卷进去了,果然脑子里装的还都是水泥吗?本来我还以为你都找到这里是智商有所提升的表现呢,看来果然不行吶,单细胞就是单细胞,就算会识路也还是草履虫啊。”




  毫无疑问敢对平和岛静雄说出这种话的人也只有折原临也了,说完他还有些嫌弃地甩了甩匕首上的鲜血,随后抹了一把上面残留的血迹收进了袖子里。




  折原临也的脸色因为失血的原因有些许的苍白,但整个人却没有散发出萎靡不振的气息,从刚才一系列流畅的动作以及依旧有精神来嘲讽他的情况来看,情报贩子的身上除了被血液浸染之外似乎也没有出现其他严重的问题。




  那张嘴里一如既往地说着惹怒他的话语,但却再也激不起他心中愤怒的涟漪,看着依旧活动自如的折原临也,静雄只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开始变得不真实了起来。




  然而脚边崩坏的地面,坍塌的坚实墙壁,破烂不堪的自动贩卖机,以及心口仍旧模糊存在的种种隐痛,都在明确地传递着名为【真实】的事实。




  明明刚才眼前的这个人还犹如尸体一样倒在旁边,却能在下一秒就熟练地耍着匕首刺穿男人的手掌,巨大的反差让平和岛静雄有些反应不过来。




  无数的问题想要从折原临也的口中得到答案,而当话头真正到了嘴边的时候他却又不知如何开口。脑袋里混乱的信息纠结成了一坨,乱哄哄的想要让他揉成一团扔出大脑。况且现在的情况也确实超乎了常人所能理解的范围,而偏偏平和岛静雄又最不擅长应对这些麻烦的东西。




  他突然有一种被人耍了的感觉,却完全提不起力气去回击。




  结果在混乱中他也顾不得去整理那些复杂的信息,多次的教训告诉他应该先把那个不管是不是真的穷途末路的家伙解决掉。




  于是在心底抱着一种对那人【一定会躲开】的奇怪信任,他果断地扔出了手中的路标。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折原临也如同他想象中的那样避开了那根坚硬的铁杆,尽管步子有些虚浮。




  但是该面对的东西迟早要面对,确定威胁已经彻底抹除的时候,他看着折原临也,突然发现某种不知名的东西渐渐地在心底流动了起来。




  仿佛是什么重要的缺口被填补上了一样,那种有些失而复得的感觉令他有些惊讶。




  最令他惊讶的则是在亲眼确认折原临也死亡时那股在心中猛然翻腾的情感。




  那之中包含了太多复杂的东西,复杂到他根本意识不到自己究竟是抱着怎样的态度而萌生出这样的感情。




  “……”




  愣愣地盯着情报贩子看了一会儿,静雄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片刻之后又缓缓地呼了出来 —— 很明显他正在努力地让自己的思绪回归正常。




  而对面的人也非常知趣地再没有开口说话,折原临也只是静静地交叉双臂抱在胸前,眯着红色的眸子略带笑意地看着他。




  两人就这样极有默契地同时沉默了下来,月光下只有微风吹过的声音。




  但很快这片沉默便被一阵脚步声打破了。




  移过目光,折原临也有些错愕地接住撞进他怀中的两个妹妹,不知道是因为身体真的疲惫不堪还是因为双子的力气太大,折原临也竟然被矮他一个脑袋的妹妹们扑倒在了地上。




  他有些意外地撑起身子,睁大眼睛看着两个紧紧抓住他的女孩。




  折原舞流从后面紧紧搂着他的脖子,把有些冰冷的脸深深地埋进了他的肩膀,女孩有些凌乱的头发蹭着他的后脖子,但很快折原临也就发现那里有着温热慢慢扩散开来。




  眨了眨眼,临也低眸,正想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怀中的九琉璃突然攀上他的肩膀,死死环住他的腰。




  “……!”




  他看着妹妹把脑袋紧贴在自己的胸口上,生怕自己错过什么一样地抓着他的衣服。




  ……




  “咚咚 ——”




  她有那么一瞬间分不清那是自己的,还是那个人的。




  九琉璃渐渐睁大了眼睛,那里此时已被一片模糊所覆盖。紧紧揪住临也衣服的手再一次加大了力度,黑色的衣衫被扯出了有些凌乱的褶皱。




  “咚咚 ——”




  清晰的心跳声。




 “咚咚 ——”




  那是多么有力的证明。




  活着的证明。




  ……




  —— 阿临哥……还活着……




  ……




  “你知不知道……”




  心底翻涌的情绪终于冲破了最后无力的束缚,九琉璃只感到眼眶顿时被温热所包围,鼻子也止不住地发酸,她使劲抿了抿唇,再度张开嘴时,带有热度的液体就那样悄悄地滑了下来。




  那是她今天第一次流下的眼泪。




  “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害怕!”她突然奋力从临也的身上抬起身子,举起拳头狠狠地砸了下去。




  少女的声音有些嘶哑,极力克制的声音中还是免不了露出几丝呜咽。




  “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啊!”




  她再一次举起拳头,赤色的眼睛掩盖在褐色的刘海下,有些透明的液体像是细沙一般从里面洒出。 




  “阿临哥你个混蛋……!”




  跪在折原临也身后的舞流渐渐收紧了手臂。




  她盯着折原临也有些错愕的眼睛,攥紧拳头,但马上又放弃一般地松开来,九琉璃咬着嘴,使劲将手掌按在临也的胸口,随后声音颤抖着喃喃道。




  —— “你知不知道……”




  —— “这里有多痛……” 




  ……




  那个一向“沉默寡言”的折原九琉璃,也许是第一次如此彻底地表达自己真正的情感。




  温热的液体打在黑色的布料上散出一片水痕,临也默默地看着双眼死死盯着自己的九琉璃,几乎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他直起身子,伸手拉过抵在后面的舞流,将她轻轻地引进怀里。折原舞流吐出一口发抖的气息,随后倔强地直起身子,紧抿着颤抖的嘴唇把脸扭向一边的墙壁,透过细碎的头发还能看到那后面湿漉漉的眼眶。




  沉默了一会儿,折原临也低下眼睛,那之中难得地涌动着什么微妙的温度。




  他伸出手轻柔地摸了摸两个妹妹的头顶。




  舞流突然咽了咽喉咙,她慢慢转过头,与姐姐一样死死盯着哥哥的眼睛。




  再度叹了一口气,折原临也迎着妹妹的眼睛轻轻地开口,




  “抱歉……”




  “不…”




  他突然收了声,苦笑着转而说出另一个词。




  “……对不起。”




  “……呜……”




  像是得到了什么重要的回应,她们紧咬的牙关顿时溢出一丝哭声。




  眼泪像是冲破堤坝的水流猛地涌出了眼眶,紧接着不受控制地汩汩而出,两个女孩的身形同时僵硬了那么一瞬间,随后她们哽咽着扑进眼前的那个人的怀里,紧紧抱住了他的脖子。




  像是害怕再次失去什么珍贵的东西一样,折原双子死死地抓着折原临也,再也不肯松劲。




  而折原临也也只是沉默着抚摸着妹妹们的头顶,再也没有说任何多余的话。




  他自然是知道在他倒下之后都发生了什么。




  当枪口面向她们的时候,她们没有哭泣。




  当目睹兄长被抢打中胸口的时候,她们也强制性地没有哭泣。




  而当折原临也再一次活生生地出现在她们眼前的时候,她们却如同迷路时的孩子潸然而泣。




  在心底隐藏了许久的东西在此时也不经意地融化开来。




  有些清冷的月光洒在地面上,依稀还能看到地面上漂浮着的灰尘在空气中反射着微弱的光。




  


  静静地靠在对面的墙壁上,平和岛静雄有些出神地看着这对兄妹。




  说实话,他从未想过那对双胞胎居然能做出如此之大的转变。




  他能看出两个女孩的眼泪是凝结着深深的情感的。




  他也能看出那双低垂的红色眸里流淌着隐隐的热度并不是伪装出来的。




  就像自己对幽一样,那是家人之间才所真正拥有的、无法替代的、无法磨灭的感情。




  平和岛静雄首次意识到,折原双子是在乎折原临也这个哥哥的。




  甚至可以称之为珍视。




  —— 不在乎,没关系,死掉也无所谓。




  —— 很在乎,很重要,你不可以死掉。




  ……




  —— 真不愧是兄妹啊……都这么拧……




  他看着给女孩轻轻抹去眼泪的折原临也,沉下了目光。




  也就是在那一天,




  平和岛静雄第一次看到,




  折原舞流和折原九琉璃流下眼泪。






  这也是他第一次,




  看到折原舞流和折原九琉璃为了折原临也而流下眼泪。



评论

热度(56)

  1. 溪秦百夜Norm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