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秦百夜

【五件套】要来一杯结契兄弟的交杯酒吗(36)

艾唯森:

纯原著背景,从斑爷死前一念之差开始硬掰


有从“朋友”到爱人的转变,略慢热


主宇智波五件套


前文链接:卷一    34    35




好久没更抱歉呀大家


朝九晚九的跟项目,猛然变成现充整个人都不好了(讨厌现充一百遍……)


码字复健中,写的有点碎以后再修


周日更(不断更的话……)我会努力谐调工作和休息的时间〒▽〒




————————————




  几个宇智波大眼瞪小眼了半分钟,带土忽然想起什么,冲到小冰箱前翻出一堆甜点,一份份摆到茶几上,招呼道:“快快快,趁他们还没来我们把点心都吃掉,不然太浪费了,我竟然才想起来。”




  斑和泉奈闻言都觉得很有道理,纷纷拿起自己喜欢的。




  带土看了看坐着不动的佐助,忍痛把红豆口味的大福推到了他面前,怕他不好意思下手还贴心的附上了一个叉子。




  佐助:……




  无论如何也不忍心对这个近似“卡卡西同款”的甜点下手,佐助沉默了一会,看着眼前吃甜点的三个大男人,觉得自己腻的喉咙发堵。




  甜点吃到一半,斑和带土微不可查的顿了顿,据点里有人到了,真快。




  扉间和水门几乎是同时到达,作为感知系宗师,落地的瞬间扉间没站稳一般向后退了两步,他皱着眉头,嫌弃的伸手在鼻前扇:“一股宇智波味。”




  佐助之前定位的地点在另一个卧房,几人打着上战场的心态来到这个地方,开着自己最高的感知能力,纷纷感受到隔壁那四道毫无遮掩的阴之力查克拉。




  鸣人是最轻松的一个,发现佐助没有问题他就把仙人模式收了回去。




  “泉奈也在。”扉间说道。此生能再次感受到这个查克拉,他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仿佛口中掺杂百味,太过复杂难言。




  柱间没对这句话做出任何反应,好像并没听见,面上没有丝毫表情。




  扉间转头看了大哥一眼,几十年的相处让他清晰的感受到柱间情绪有些危险,说实话扉间很怕兄长的这个神情,总会给他一些不好的预感。




  他打断柱间的思绪道:“大哥,我还以为你感受到斑的查克拉,会开心的马上冲过去。”




  柱间被扉间叫回了神,眼睛眨了几眨才重新挂起日常的笑容:“我超开心啊,这就冲过去。”




  看着柱间装样子,扉间嘲讽的哼笑了一声。两个人几乎是一起生活了一辈子,彼此一个神色就能把对方看透。




  感受到弟弟对自己的不屑,柱间也露出了一个微小的嘲弄表情,发挥自己的毒舌功力不声不响的反击:“哈哈哈,扉间你也是厉害呢,几十年过去了还记得泉奈的查克拉味道。”




  扉间:……




  他不想跟大哥继续这段幼稚的对话,率先走入甬道中。




  听着走廊里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斑和带土都有点破罐子破摔,加快速度的往嘴里塞甜点,多吃一口是一口。




  扉间推门而入,收获了四道来自宇智波的视线,其中三个一鼓一鼓着腮帮,黑眼睛圆圆的甜点吃的畅爽。他觉得自己额角青筋跳了跳,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柱间是最后一个进入的,这顺序让带土有些新奇,柱间与斑都没像战场上相遇时那种肆意洋洋,斑看了柱间一眼,低下头吃起一块新的草莓大福。




  柱间径直走了过去,坐到斑的面前,眼神黑洞洞的十分幽深。




  扉间甚至觉得大哥那双眸子比宇智波更加黝黑,柱间的情绪不太对,但事关宇智波斑他也无能为力。




  斑未抬眼,安静的吃着糕点,柱间也未说话,安静的看着他。




  鸣人与佐助短暂的对视了一眼,似乎是不知道该与对方说什么,鸣人眼神闪动几下,最终转过头向带土走了过去,“带土,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在辉夜空间的时候我一直很遗憾。”




  带土回了一个带着点无奈的笑容,“嗯,祸害遗千年,可能我天生命硬。”




  水门接道:“别这么说,命运两字往往不是个人力量能左右的。”




  带土总是不知道怎么面对水门,最后只是干涩的打了个招呼:“老师。”




  水门应了一声,他十分自然的坐到了带土身旁,笑容依旧温暖,“我很想你,卡卡西也是。”




  带土垂着眼,轻声问道:“他怎么样?”




  “他啊,每天都很忙,偶尔闲暇就去开发新忍术,性子看起来更温润了。明明做的一手好菜,我不看着就只吃兵粮丸。”




  带土道:“你们能在一起生活真好,这算是斑做的最大一件好事吧。”




  水门道:“来之前我以为佐助遇上了麻烦,让人去通知卡卡西了,一会回去你可能在村口就见到他。哈哈哈,他见到你大概会惊喜的不知所措……”




  带土和水门一句句闲聊着,两个人都十分擅长引导话题,避过了令人沉重的过去,好像只是重生的亲人相逢,和谐亲昵。




  泉奈用纸巾仔细的擦了嘴,离开桌旁走到扉间身前。




  他嘴角挂起怀念的笑,微微弯起的黑眼睛充满认真与温和,语气如同老友一般熟稔:“扉间,我很开心能有机会再见你。”




  对上宿敌那双眼睛,扉间下意识想移开视线,又生生忍住了。他观察着泉奈,长发微束衣着规整,腰间打着繁复的绳结,看起来十分得体,依旧是昔日意气风发的少年郎。




  扉间缓缓回道:“恩,我也是。”


  


  佐助独自坐在一旁,默默观察着众人的神态,斑和柱间宛若对垒,带土和水门柔和像在表演,他没想到最自然的竟然是泉奈,他和二代之间的气氛是真正的轻松。




  柱间抬起手,十分自然的擦了擦斑嘴角上沾的糕点甜粉,语调很轻:“慢点吃,不急。”




  这个举动让在场的其他人都愣了一愣,微妙,太微妙了,也许是初代目表情太深沉,也许是斑自带的气场太强势,明明无比暧昧的一个动作,主人公是这两位却让人分毫无法多想。




  斑望向这样的柱间,没由来的一阵心乱,他把盘子一推,向后仰了仰离开柱间的手指:“没心情吃了。”




  两人把整个屋里的气氛搅得一团糟,一时静寂无声。


  


  “走了。”斑站起身,这两个字有种大家长的效果,佐助和带土都站了起来。斑搭上泉奈的肩,露出似乎是轻松的表情,“这次是真的带你去看看木叶了。”

评论

热度(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