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秦百夜

【石青】黄豆粉团子与抹茶团子

Angerboda:

尝试了一下兽化,这是柴犬papa和猫咪青江的故事~




从石切丸很小的时候开始,他的二哥小狐丸就总是重复相同的一句话。


“猫咪是这个世界上最邪恶的生物!”


有着一身雪白毛发的二哥磨着牙齿,在提到猫咪这个名词时就连眼神都凶狠了起来。


“没见过比他们更坏的了,好吃懒做还爱偷鸡摸狗,一遇到危险就往树上逃,看到比自己强大的就媚笑着去讨好,比自己弱的就极近可能的欺负,太讨厌了!石切丸你一定要记住……”


看到猫咪的话,不管三七二十一咬上去就对了!


“一定要这么凶残吗……”


“瞄准喉咙!!”


“会死的啊……”


“一击毙命是最好的!!”


“是是是……”


石切丸是条很温顺的狗,虽然毛发短块头大,看起来精干健壮,陪小狐丸出去打架的时候也是毫不留情,但本意上他还是个和平主义者,每次跟在二哥后面打杀完毕,他都会跑到自家地盘上的神社门口趴着,让温暖的太阳洗涤自己身上的杀气,遇上虔诚的信徒还能跟神明大人一样享用点贡品。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如果不在一开始把猫打跑,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就会爬到你头上来!”


“说了这么多,小狐二哥,你其实就是在生气吧?”


时至今日,石切丸已经长大了,以前不懂的事,现在多少也能明白一些,比如说——


“因为三日月是跟猫咪私奔的,而且走了以后一直都不回家,所以你直到现在都还在生气吧?”


“怎么可能,我为什么要生那个家伙的气,我超开心的,他最好就这样死掉!死在外边!永远都不要回来了!!”


“还说没生气……”


话虽如此,但是石切丸对于大哥三日月也没太多的好感,大哥因为毛色和眼睛太漂亮的缘故,身上完全没有流浪动物该有的气质,比家养还要家养,这让总是被拿来做比较的石切丸非常难受。他的皮毛是浅茶色的,乍一看去就像最普通的柴犬一样,普普通通没有特点。而且大哥明明有能力养活自己,却偏偏要刷脸,他最喜欢的事情就坐在路边等懵懂的人类小姑娘来送食物,屡试不爽,还总是能要到看起来特别好吃的东西。


还总是不给他吃。


三日月跟猫咪跑了以后,石切丸见到他的次数更是屈爪可数,偶尔能在三条势力范围外的另一条街道看到他背着那只相依为命的小猫咪,大摇大摆的过马路。小猫儿小小的,仿佛长不大一样,这么多年过去依然可以舒舒服服的趴在三日月的后背上跟他蹭脑袋。


综上所述,石切丸一直觉得讨厌的是三日月,才不是猫咪。


不过他是个听话的孩子,对于二哥也是言听计从,毕竟是小狐丸靠着自身的出众能力掌控了这一带,当三日月在路边给人摸的时候,小狐丸已经用自己的爪子抓出了他们三条家的天下。所以,这样的二哥就算在对待猫咪的事件上可能有些夸大其词,但不至于说错。


也正因为如此,石切丸在看见那只猫咪霸占了自己的地盘后,毫不犹豫的咬了上去。


这是我的领地啊!我都用肚子把这块石板磨平了你感觉不到吗!


目标明确的石切丸冲到自己经常趴着的神社门口,张开嘴瞄准对方的喉咙就咬,一击毙命不至于,但绝对也能让对方出点血造成心理阴影,他是这么打算的,但是等到真咬上了,猫咪那毛茸茸的毛发塞了他一嘴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这里是神社。


啊……神社里见血好像不吉利哎……


于是,半路打住的他变成了叼着猫咪脖子的状态。


而且这里还是我的地盘,要是被血弄脏了以后就没办法躺了吧……


石切丸看着那块留着他气味的宝贝石板,拍拍上面沾到的几根猫毛,然后斜眼看到被他叼着的猫咪睁开了眼睛。


是只异色瞳的猫,眸子很漂亮。


看在对方还算美貌的份上石切丸松开了嘴,让猫咪得以平安的落到地上,也方便他更加清楚的看清他的样子。石切丸实在很喜欢那对金红各异的眸子,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能跟三日月的月纹眼瞳相媲美的眼睛,就是这只猫的体型有点大,不知能不能安安稳稳的趴在他的背上。


猫咪在地上打了个滚儿,站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脖子,然后看了看石切丸,天真的大狗以为他一定是吓到了,就算不到惊得说不出话的地步也一定会在接下来对自己毕恭毕敬唯唯诺诺,结果小猫颠了个身,转过去又一次趴到了他的石板上不说,还摆出了一个非常诱惑的姿势对他招了招爪子。


“要吃我吗~”


“啊?”


“你刚刚不是想吃掉我吗?”


“啊……嗯,是的。”


怎么回事啊这游刃有余的态度?难道自己刚刚的恐吓没有起到任何效果??


正当他认真思考的时候,猫爪这次直接拍到了他的脸上,软软的,肉球非常舒服。


但是从猫咪口中说出来的话一点也不舒服。


“直接咬喉咙拒绝哦,我喜欢温柔一点的方式,你看啊,我们俩的体型差有点大吧?不慢慢来我一定会很痛的。”


“哎?”


“顺便,都到这个份上了我想你也应该有觉悟了,不过以防万一我还是要提醒一下,别介意我是公的哦~毕竟我也没介意你啦~”


“哎???”


“用什么体位合适呢?”


“嗷呜!”


从小到大连母狗的腿都没抱过的石切丸顿时吓的跳了起来,夹着尾巴就逃跑了,没再敢看他觉得很漂亮的猫咪一眼。


 


大失败。


石切丸还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失败过,被一只猫吓到逃走什么的,如果给家里的岩融今剑知道了怕是要笑掉狗牙。


而且那还是一只公猫!!!


想到这里,石切丸的血液沸腾了,雄性特有的争斗心重新燃了起来,他一路咆哮着冲了回去,准备用上全部的力气再咬一次对方的喉咙,但是就着夜色跑到目的地的时候,那只来路不明的公猫已经不见了,空荡荡的石板上只留下了一条小鱼干。


“嘶……”


石切丸很难得能听见自己磨牙的声音。


他居然……他居然!!


在我心爱的石板上面吃小鱼干!!?


“腥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哀嚎着扑上去的大狗狗,在上面打了一夜的滚都没能去掉那种鱼类干尸特有的腐败气味。


 


第二天,折腾到凌晨才睡着的石切丸晕晕乎乎,恍惚间觉得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在自己脸上扫来扫去,他用爪子拨弄了几下,发现没用后气呼呼的睁开了眼睛。


昨天在他地盘撒野的猫咪又来了,还不停的用尾巴拍他的脸,这在石切丸看来,简直是在明显不过的挑衅。


打扰人家睡觉就算了!为什么要用尾巴!?给我用肉垫啊!


“要我咬断你的尾巴吗?”


“嗯?今天不咬喉咙吗?”


猫咪眨了眨眼睛,现在大约是上午九点,艳阳正好,在光线的反射下那双眼睛显得更加好看了,他轻巧的绕过几乎霸占了整块石板的石切丸,跑到他的身边蹲了下来,还蹭了蹭他的肚子。


“呐呐,我叫青江~”


“我才不想知道你叫什么。”


“那你肚子应该饿了吧?我给你带了早饭。”


猫咪指了指给他叼来的几条小鱼,但是石切丸一看就嫌弃的闭上了眼睛。


“快拿走,太难闻了。”


“我的心意啦,真的不收下吗?我倒是觉得这地方的鱼很好吃,味道很鲜还没什么土味,比我之前待的那条河高档太多了。”


“完全感觉不到你的心意,你见过哪只狗吃鱼的?要进贡的话至少也要拿点红豆年糕糖团子或者抹茶冰来啊。”


“……你吃这种东西的吗?这比鱼更奇怪好不好,吃人类的食物不会被毒死吗?”


“我活得很好,而且各方面都长得比你大。”


正说着,一位年迈的信徒经过了,笑眯眯的丢给石切丸一个红豆团子,看见一边多了只猫咪后,还额外留了块白年糕。


“谢谢!神明保佑您!”


“你业务很熟练啊……”


猫咪看着蹦起来摇尾巴汪汪叫的石切丸,摇了摇头后把自己的点心拨到了狗狗的那一边,看着他三两口就解决了全部的吃食以后,又坏心眼的凑了上来。


“喂,喂,继续昨天的事呀。”


“咳!我对你没兴趣。”


至少没那个方面的兴趣。


“哎?可是你刚刚才说要咬我啊。”


“那是咬你,跟那个没关系!”


“哪个啊?”


“就是你昨天说的那个!”


“你昨天不是也想吃我吗?我都让你咬喉咙了。”


“那、那是……”


“哎呀哎呀柴犬大爷,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我不是柴犬。”


“差不多啦。”


猫咪推了推他的肚子,开始强行抢地盘。


“我说的是吃掉我,对不对?因为你杀意很明显,我又打不过你,所以认命了放弃抵抗啊。”


“哎?那你说什么我们俩都是公的……”


“有些有强迫症的狗狗会对食物性别介意的嘛。”


“还有体位……”


“是想从脚开始吃还是从头开始呢?我指的是这个呀。”


“…………”


“噗~居然想到那个方面去,你该不会真的想跟我交配吧?”


“你自己说话乱七八糟的谁都会往那个方面想好嘛!”


“要跟我来一发吗?这个才是我求爱时会说的话哟~”


“…………”


“要跟我来一发吗?”


“不要!从我的石板上滚出去,你浑身都是鱼腥味难闻死了!”


石切丸一爪子就把猫咪拍到了一边,用喉咙里的低吼来表达他的不友好,不过这只猫咪的脸皮厚度超出他的想象,似乎是吃定了他不敢在神社门口动手,灵活的小动物被他拍出去以后转了个圈,很快又原路滚了回来。


“不碰你的石板就行了吗?”


“对!”


“早说啦~”


说完,猫咪就一脚蹬上了石切丸的脸,以极快的速度爬上了他的后背。


 


“小狐丸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没有听你的话在看到猫咪的第一眼就解决他,现在他真的爬到我头上来了怎么办?”


“哈?哪儿来的猫??居然敢在我们三条家的地盘上欺负狗?!”


回到家后,石切丸捂着脸躺在地板上,任凭今剑和岩融怎么戳他的肚皮都不起来。


“他说他叫青江,是这两天刚刚流浪过来的流浪猫……我不想在神社门口打架啊,可是他赖在我的石板上不走。”


“咬住他的喉咙把他拽到不是神社的地方解决掉。”


“哎,对哦!”


听到了解决方法的石切丸立刻翻了过来,赶走围着他转的今剑后用上生平最快的速度冲向了神社,但是青江猫不在那里,石切丸低头嗅了嗅,马上就闻到了让他作呕的鱼腥味,他按捺着心中的不快循着气味追踪下去,一路跑进了神社边上的小道,再往前不久就是青江前几天说觉得很高级的河流,看来多半是去捉鱼了。但是闻着闻着,石切丸渐渐闻到了让他更加不快的气味。


有血。


两种腥味混合在一起,几乎把他内心的烦躁全给逼了出来,穿过重重草丛看到最终的平地时,石切丸露出尖利的牙齿,决定这次一定要把小狐丸的嘱托完成好。


受死吧!


他屈体向前,然后铆足力道跳出了草丛,巨大的身躯甫一出现就压垮了两只野猫,剩下的几只被他左右开弓,一掌就招呼了出去,连指甲都没用上。


哼,遭天杀的家伙们!


这次完美的贯彻了小狐二哥的教诲,石切丸趾高气昂的在战局注定以后扫视了一下狼藉的现场,还记了个数。一,二,三,四,五……


啊,打漏了一只……


青江远远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他跑到青江身边想闻一闻他死了没,但是鼻子刚拱上去那只猫就有了动静,抬起爪子虚弱的摸了摸他的脸。


“嗯……我好想看见了神明大人……”


“神明大人如果知道在你眼里他跟狗一样,一定会生气。”


“唔,仔细一看原来是红豆团子?”


“就颜色来说我应该是黄豆粉团子。”


“你对于这样的比喻居然不生气呢……”


青江猫挣扎了一下,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的后腿上有很明显的咬痕,肚子也有清晰的裂口,看起来被欺负的很严重。


“来太晚了啦,最好可以在我被咬第一口的时候出现。”


“我又不是来救你的,这么说起来我应该连你也一起揍……我……”


“话说这里的猫超级不友好,我不过就是在河里抓了两条鱼而已,才两条哎,又不会造成生态影响又不会抢占他们的口粮,真过分。”


“无视我也没用的,你受死……”


吧……帅气的语气词没能从石切丸嘴里蹦出来,猫咪就扑通一声载到了地上,貌似断气了。


“哎!?死了!?”


任凭他用爪子把那小小的身体拨来拨去,青江都没有一点回应。


“别骗狗了!这根本就不是致命伤!才不会死呢你当我傻吗!”


“…………”


“没用的,你以为你死了我就不咬你了吗??我要咬了哦??”


“…………”


还是没收到回应的石切丸装模作样的张大了嘴巴在青江身边低吼着转了一圈,最后有些无奈的低下头去舔了舔他的伤口。


血的味道很不好闻,但是不处理的话猫咪搞不好真的会死,对石切丸来说,欺负半死不活的对手未免太不光明磊落,所以他耐心的给青江处理了全部的伤口,然后轻轻咬着他脖子那儿的皮肤把他叼了起来,准备回神社。


就在这时,他听见嘴里的小东西非常明显的笑了一声。


“你就是这样咬的?太温柔了吧?”


啪嗒,他松开牙齿正要发火,猫咪却以极快的速度在落地后蹦到了一边,扒着他身上柔软的皮毛就爬到了他的背上。


“回家吧~”


他用自己的尾巴拍拍石切丸的尾巴,下达了指令。


 


回到神社的时候太阳刚要落山,石切丸扑到石板上打了个滚,把青江甩到了边上的那块板子上,并且随后就霸道的张开四肢瘫在上边,不给青江一点占位置的可能。


“你圈地意识很强啊?”


“这块板子是不同的,我躺着这么久才把它给磨平的。”


大狗狗骄傲的摇了摇尾巴。


“它很滑,太阳好的时候还能反光,跟边上这种疙疙瘩瘩凹凸不平的普通石板不一样。”


“是吗?可是再好躺起来也是硬邦邦的吧?还是比不过软乎乎毛茸茸的垫子啊。”


“这种地方哪儿来那么好的垫子?”


“我面前就有一个啊。”


青江说完就往石切丸的身上爬,但是大狗也料到了他的动作,一个颠身就把他甩了下来,二者锲而不舍的在两块石板上滚来滚去,惹得返程途中的信徒们都不由得停下脚步多看两眼。


“哎呀,神明大人的狗狗交到朋友了呢。”


“是小猫咪啊,要不要豆饼呢?”


“汪!~”


“真可爱~”


比起温顺着摇尾巴的石切丸,青江的反应冷淡了很多,就算把沾了黄豆粉的小麻薯扔在他的面前,他也不动一下。做完善事后,信徒们心满意足的走了,石切丸也收起了尾巴,用爪子拨了拨青江的脑袋。


“态度太糟糕了啦,至少也要叫一声嘛。”


“放心好了,人类最喜欢我这种冷淡的状态,叫声什么的是杀手锏,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可不能用。”


说着,青江转过身去,无聊的用尾巴一扫,麻薯就飞到了石切丸的石板上。


“喏,给你了。”


“谢谢!神明保佑你哦!”


“神明是不可能为了一只普通的猫咪就显灵保佑的吧……话说我想到一点哎。”


猫咪侧过头,看了看正在啃团子的大狗。


“留我在这儿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吧?”


“嗯?”


“至少收到的点心变成了两份呢。”


“啊,真的。”


“养我呗~”


青江凑过来蹭了蹭他的肚子。


“我超好养的,一天一条鱼就可以了,而你收到的点心却可以翻倍哦?”


“捉鱼什么的我不行的,太难闻了,而且我也不想下水……”


“那么……咱们折中一下,反正你吃的我基本上也能吃,下次找食物的时候多给我找一点好啦,在我伤好之前,拜托啦。”


“嗯……”


“别找甜食给我,我吃了会吐。”


正当他们商量的时候,又一位信徒经过了,丢给他们两个红豆饼。


“成交!”


在实际利益面前,就算是小狐丸的话也是可以抛到脑后去的。


 


石切丸就这样偷偷养起了猫,神社虽然属于三条家的势力范围内,但不管是小狐丸还是岩融今剑都很少过来,作为金屋藏猫的地点再合适不过。小狐丸曾经对他身上的味道起过疑,但被石切丸一句“河堤附近野猫比较多”就搪塞了过去。他在神社一边的草丛里给青江找了块可以挡风的地方来做窝,每天日落后跟着神社收摊关门的节奏一起叼着青江的脖子送他回家,猫咪的生命力也非常旺盛,身上最严重的两处伤口在入秋以前就全部痊愈了。


不过就算这样,猫咪也没有离开的打算,石切丸发现他腿伤好了的那天,青江正巧也发现了不得了的事实。


“石切丸。”


“干嘛?”


“石切丸,我的脖子好像有点凉。”


“哎???”


一猫一狗蹲在神社的大门口,在瑟瑟秋风中同时打了个激灵。


“你给我看看,我那一块儿是不是秃了?”


“…………”


“你把我的毛啃没了??你就不能换个地方叼吗???”


“你也没提醒我啊!”


“这不是常识吗?!”


伤好后的青江行动更加敏捷,他跳上石切丸的后背就开始揪他脖子上的毛毛。


“你的脑子里除了甜食还有别的东西吗?我被你咬成丑八怪了,勾搭不到漂亮的小母猫了!你赔我吗??”


“我不是都给你找了那么多天的食物吗?你就不能凑合一下吗?再说了毛是会长出来的!”


“不管,总之现在还没长出来,拿你脖子上的毛来赔吧!”


石切丸与青江从石板的这头滚到那头,远看就像抹茶团子和黄豆粉团子扭到了一起。


“哎呀,关系真好呢~不愧是神明大人的狗狗和猫猫。”


“要吃麻薯吗?很甜的呐。”


“汪!~”


要不了十分钟,石切丸就单方面的结束了战争,扑在地上吃起了贡品,青江还趴在他的背上锲而不舍的咬那一撮狗毛。


“别闹了,报复心不要那么重嘛,很快就会长出来的。”


“把你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再跟我说话,真让猫生气。”


青江尝试着站起来,在石切丸的背上蹦了蹦,大狗依旧稳如泰山,似乎是对他的重量已经习以为常了。


“作为惩罚,在我的毛毛长出来以前你就做我的垫子吧。”


“这可不行,我也是有自尊心的。”


“咪~~”


突然,青江冲着经过的参拜者们叫了一声,那娇弱的声音很快引来了两个女孩的注意。


“呀,小猫咪~这眼睛超美的啊~”


“我第一次听见他叫哎~趴在狗狗的身上好可爱,你们是朋友吗?”


不仅如此,青江还伸出脖子,给别人摸头的同时蹭了蹭他们的衣服,这一点对女生的作用简直效果拔群,要不了多久对方就留下了大堆的零食,心满意足的扬长而去。


“我就说了吧,叫声是必杀技。”


“…………”


青江得意的跳下来,站在一堆食物面前看着目瞪口呆的石切丸昂起了脑袋。


“怎么样?你的自尊心呢,还在吗?”


“……在,我不会吃的!给你当垫子是不可能的!”


“哎呀哎呀。”


“其他的方面倒是可以商量一下……”


“嗯哼?”


半个小时后,青江得意洋洋的叼着从石切丸脖子后面啃下来的一撮毛,带回去装饰自己的窝了。


 


自从养了一个甜点自动翻倍机以后,石切丸回家的次数明显少了下来,但是小狐丸没有多说什么,发现他脖子后面秃了一块也只是疑惑了一下。最先找到神社来的不是二哥,也不是那两个闲着没事干的弟弟,居然是他早已离家出走的大哥。


“啊咧?石切丸也喜欢猫吗?”


三日月驮着小猫出现的时候,他跟青江正团成两团粘在一起,困顿的睡着午觉,对于大哥的到来毫无觉察。


“咦?三日月怎么会过来?”


“正常的参拜啊,没规定狗和猫不能来拜见神明吧?隔壁街又没有神社。”


“呜哇……这是你哥吗?长得超漂亮哎~”


“别出声,让他听见你夸了他那就惨了。”


“呜哇……这是你媳妇吗?长得超漂亮哎~尤其是眼睛。”


“你媳妇还在你背上呢,让他听见你夸别的猫不要紧吗??”


“嗯?有什么要紧的?骨喰快起来看,这边的小朋友是异色瞳呢。”


说完,一只很小的小猫从狗狗的背后探出脑袋,看见青江时咪了一声,算是打招呼。而发现同类的青江也很是兴奋,站起来跟小猫碰了碰爪子。


“你准备什么时候跟小狐丸摊牌?”


“摊牌?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又不是你,恋童癖!”


“骨喰只是看起来小哦,他已经长大了~”


“至少外表上面的冲击还是很大的,你这辈子都别想洗掉这一点……”


“洗不洗无所谓喽~反正我现在过得很开心。你不也是吗?感觉比我上次见到你的时候胖了不少,日子过得很不错啊?也就是因为你看起来过得不错,小狐丸才没有来查你的底细吧?”


“不用你管,我只是碰巧跟青江待在一块罢了,有他在我可以多领一份食物啊。”


“原来如此,甚好甚好~”


正说着,又有访客从神社的台阶上下来了。营业时间到,石切丸和青江立刻正襟危坐,摆出自己最可爱的样子等着信徒的贡品。零零散散走下来三五个人,看到石切丸和青江的时候习惯性的从包里拿出了甜点,但是很快,他们的视线中就闯进了另一只漂亮的大型动物。


“这只好漂亮!!”


“以前从来没见过啊!是真正的神明大人吗!?哇毛好顺啊!!好乖!!”


“呜~”


三日月叫了一声,任由他们摸来摸去,结果想也知道,石板上不消一刻就堆满了人类的食物,远看就像真正的供奉一样。三日月潇洒的理了理刚刚被人类摸过的地方,转过头看着呆若木鸡的石切丸和青江亲切的笑了笑。


“不用谢。”


“……我才没想谢你呢。”


“别害羞啊,多吃点嘛。”


大方的把甜点心推到了石切丸的面前,大哥鼓励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就连骨喰都懂事的给青江叼了块团子。


“明明我在这里待的时间更长……只会看脸的人类啊……”


“我觉得这是所有生物的共性。”


“唉……”


“如果哪天过不下去了,欢迎随时来隔壁街找我~”


“找你干嘛?跟你一起讨饭吗?”


“我很认真的啊,大哥养你们两个不成问题的~小狐那么可讨厌猫,让他知道绝对有你好看,当初他连我都咬呢,可凶残了。”


“我觉得他咬你是因为积怨已久,而我没你那么不会做狗。”


“能有这个自信是好事,祝你好运啦~另外啊……”


三日月又用爪子拍了拍石切丸的脸,让他看向另外一边。


“你家青江不要紧吗?他吐了哎。”


“哎!?发生什么了!?”


趴在另一边石板上的青江情况糟糕,而小猫陪着他也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石切丸……我……”


“不要说话了!撑住啊青江!!”


“我果然……吃不了甜食……呕……”


“吃不了就别吃啊!喂!?青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因为拒绝不了同伴的好意而吃下了点心的青江,到后来几乎吐了整整一夜,为了让他好受一点,石切丸贡献出了自己的后背,好让青江能在他温暖舒适的皮毛上躺上一会儿。


就这样,折腾了一宿好不容易睡着的石切丸,没过多久又被空气中飘来的不详气味给惊醒了,这种味道他很熟悉,如果是平时那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但现在,其中包含的杀气他无法忽视。


于是他睁开了眼睛,一眼就看见了张大嘴巴双眼翻白快要昏厥过去的小狐二哥。


“哎?小狐丸……哎!?你们来了!?”


三日月那个家伙居然这么快就跑去告密了!??


石切丸吓得立刻跳了起来,就连青江也被他甩下了身,幸好猫咪经过一整晚的休憩舒服了不少,除了被他吓一跳以外也没受啥损失。


比较严重的是他的哥哥小狐丸,站在两边的岩融今剑倒是好好的跟他打了招呼。


“早啊石切丸,早啊嫂子。”


“姐姐好!~”


“在跟谁说啊??”


“三日月说你处对象了啊。”


“就算这样他也不是……”


“还说已经怀孕了,妊娠反应都有了。”


“我们去隔壁街杀了他吧……又不是人类哪儿来的反应啊!吐一下就算反应了吗!?”


“就……就是说!你们俩个不准乱喊!!!”


回过神来的小狐丸狠狠的责备了两个弟弟。


“那可是猫啊!猫怎么可以进我们三条家的门呢!?禁止!绝对禁止!这门亲事我不同意!”


“哎呀,你兄弟们吗?看着不像啊……”


“嘶……居然还是只公猫!?”


小狐丸已经惊讶的都不知道该把爪子往哪里放了。


“你果然要步三日月的后尘吗!?亏我从小教育你那么多!你怎么还是不听劝!?学谁不好偏偏要学那个恋童癖!”


“我没有学他啊!青江长这么大一看就不小好吗?!而且我们俩什么都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做!”


“嗯,虽然一见面他就说想吃掉我,但是直到现在都没有实施呢~这位哥哥,你弟弟害羞的样子超可爱哦~”


“吃、吃掉!?你们……”


“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就是很普通很正常的那种意思!”


“顺带一提我还没有成年。”


“哈!?”


“哎你不知道吗?”


青江回到石切丸的身边,看着他眨了眨眼睛。


“我只是品种大而已,还没到发育完全的年纪呢。”


“…………”


“果然跟三日月一模一样。”


“没救了啦,咱们家已经出了两个恋童癖了哎。”


“你们俩先闭嘴!”


小狐丸用爪子把今剑和块头已经超过了自己的岩融拨到一旁,龇牙咧嘴的来到了石切丸和青江的身边。石切丸的尾巴全部炸了开来,全身上下的神经都绷紧着,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出这种应激前准备,但是看着小狐丸不详的眼神和身边全然不知危险将近的青江,他就是觉得不能放松警惕。


“你们俩想在一起是不是……”


“那个……小狐二哥你冷静一点……”


“嗯,跟他一起待在神社里很开心。”


“呵呵,但是……别想得美了!你们俩是不可能在一起的!石切丸!你给我听好了!”


“哎……是。”


“这件事你可能不清楚,但是身为兄长,我必须告诉你!”


“是,你说……”


小狐丸甚少有这样严肃的架势,搞得石切丸越发紧张起来。


“我不同意你跟猫搅和在一起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其实,猫跟狗之间……”


“怎么了……”


“猫和狗之间是有生殖隔离的!你们一辈子也生不出宝宝的!!”


“你当我傻吗这不是常识吗!?”


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事情要用这么认真的表情和口气说出来啊!?把我刚刚的紧张感还给我啊!


“再说了我们俩都是公的本来就不可能有宝宝的吧!?”


“你清楚那为什么还要跟他在一起啊!??”


“稍等一下哥哥大人,既然这样我也有件事必须指出来!”


一边的青江义正言辞的举起了爪子,丝毫没有被小狐丸的气势给吓到。


“将如此重要的事情瞒着石切丸是不对的!身为伴侣,我必须告诉他!!”


“就说不是了……我们什么时候成伴侣了啊你别添乱……”


“呵呵,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小狐丸冷笑着,对准青江露出了尖牙。


“石切丸,有件事情你可能一直没有注意到,你的这位二哥……是只狐狸啊!”


“切,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这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吗我的弟弟们都知道啊!”


“但是狐狸哥哥怎么可能有品种是柴犬的弟弟呢!?你们不是亲生的!!!”


“就说这件事我的弟弟们都……”


“什么我们不是亲生的!?”


“什么原来你不知道吗??”


石切丸受到了惊吓,就连獠牙都不由自主的露了出来。


“我们不是亲生的吗!?小狐二哥你……你不是我亲哥哥吗!?”


“哎你居然不知道……”


你所了解的知识点是不是有点偏啊???


“狐狸跟柴犬当然不可能是亲生的啊,我、我们几个都是品种不同的犬科生物所以……所以……”


“呜……”


“别哭啊石切丸!!亲不亲生有关系吗?!明明一直这样相互扶持着走过来了啊!不管是经历了废柴三日月的事情也好,连手打下三条街区的事情也好,我们不都是一直像这样活过来了吗!?”


“我就说……我就说为什么你们的毛都是白色的那么漂亮,就我是浅茶的啊!!!”


“因为你是柴犬啊……”


“我前不久才跟朝雾町的那群狗们发誓我不是柴犬的说!!!”


“不要气到连用语都变了啊……也、也有可能不是柴犬!说不定是中华田园犬呢!?”


“有什么区别啊!一点都不帅气的说!”


“用不着打击这么大吧……”


“就是,明明岩融也是浅黄色的啊。”


“我比他浅一点儿,看起来帅气一点儿。”


“嗯!”


“别秀了石切丸还在这里……”


“我家石切丸正经起来的样子也是很帅的啦,柴犬没什么不好的,乖,你要是不喜欢看起来那么憨厚的话凶一点就好了~”


“这样吗?”


石切丸咧开嘴,露出了一个凶狠的笑容。


“不错,我喜欢~”


青江说着,凑过去亲了亲他的脸颊秀了把恩爱。


 


最后,窜托石切丸分爪的计划毫不意外的流产了,小狐丸看起来非常沮丧,就算有岩融和今剑的安慰也还是面带愁容,不过,大获全胜的青江表示以后每周两次一定会带石切丸回家探亲,这才让小狐丸缓和了不少。


“其实你二哥就是怕你会学那个漂亮的大哥一样,私奔去隔壁街不回家而已啦。”


“你确定?”


“确定啊。”


两块石板差不多都被磨光滑了,青江躺在上面可以欢快的从一头滚上好几圈才到另一头。


“你不觉得你每次回家他都很高兴吗?多体谅一下啦,就算不是亲生的~”


“呜……”


柴犬从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呜咽,继而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抬起了脑袋。


“那如果三日月回家的话会怎么样??”


“啊,对哦,会怎么样呢…………”


次日正午。


“滚出去!!恋童癖不准回家!你哪儿来的脸回家啊!?”


“如果不是石切丸找我我才不会回来呢!小狐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讨厌!还有我不是恋童癖!!!”


两条大型犬科动物凑到一起,爪子都恨不得把对方的脸给抓花了。


“骨喰成年了!他看起来这么小全是因为品种的缘故!!!算年纪他比青江还大!”


“那也没用!至少视觉冲击一流呢!你这辈子都别想洗干净这点白眼狼!!!”


“嗷呜!你这只注重外表的生物!!”


除去打架的大哥二哥,剩余的三条狗和两只猫安静的坐在一边各玩各的,青江原本一直和骨喰拍爪子,直到听见三日月那不同寻常的叫声他才略微侧过了头。


“你大哥是狼吗???”


“不知道,反正跟我品种不一样。”


“这品种已经差了十万八千里了……他混了这么久居然都没被人发现哦?”


“不会啊,他长得好看啊。”


趴在一边给今剑玩肚子的石切丸一动不动。


“反正人是只看外表的生物呢。”


 


放心吧。 


 


 

评论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