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秦百夜

包养关系 (1~3)

白川:

和 @非白 在旅馆里开的脑洞www


我简直有病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导演X偶像


25岁鸣人X17岁佐助。


一个美丽的误会引发的故事。


 


(1)


说来大家可能不信,现今最热的国民级偶像宇智波佐助,他的梦想并不是当偶像。


他想做一名演员。


准确来说,他的梦想是成为影帝。这个梦想确实是受了他的哥哥,也是目前历史上最年轻的影帝:宇智波鼬的影响。但是,他并不是那种“以超越哥哥为目标”、“哥哥是自己的偶像”的那种乖巧好弟弟,他要成为影帝,并且,要在比宇智波鼬更年轻的时候成为影帝,是因为,他要向自己的哥哥复仇。


宇智波鼬对此感到很为难。


鼬其实是个好哥哥,他真的很爱自己的弟弟,他本来也能和弟弟相亲相爱,如果他不是太敬业了的话……


那时候佐助才7岁,鼬13岁。


因为漂亮的面孔和沉稳的性格,被星探发掘从而成为童星的鼬,接到了一个剧本。他在里面饰演一个年轻有为但苦大仇深的忍者,为了自己的弟弟,受人胁迫,不得不手刃除了弟弟以外的所有族人。并且,为了让自己深爱的弟弟活下去,他要给弟弟一个生存下去的理由。唯一比爱更深的感情,便是恨。


所以——憎恶我吧,我愚蠢的弟弟。


鼬在拿到剧本之后,细细的揣摩起了里面的角色,明明是自己最为疼爱的弟弟,却要让他憎恶自己,那时的角色,该是什么样的心情呢?在他的脸上,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


他的眼角余光,瞥向了在角落里玩着小恐龙的亲弟弟。


 


7岁的佐助永远不会忘记,当他帮爸妈打完酱油回家,却看到家里一片狼藉的模样。


自己最为敬爱的哥哥,满身都是血污,手里还拿着带血的苦无(道具)。


他以为家里进了贼,吓到腿软,刚打回来的酱油也洒了一地。


“哥哥……爸爸、妈妈呢……”7岁的佐助声音里还是带着些奶气,他的声音发颤,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啊,心好痛。宇智波鼬绝望地想着,但是,还不行,还要让他更憎恶自己才行。


“是我杀了他们。”


“……!!”


“我愚蠢的弟弟啊!继续憎恶我吧!”


说完鼬打开了电视,客厅里60寸的大电视上播放着鼬伙同爸妈提前录好的影片。


——还是高清蓝光的。


 


7岁的佐助“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躲在隔壁房间里的美琴妈妈赶紧出来安慰他,对于他们来说,这只是个恶作剧而已,性质类似于万圣节的时候,装扮成幽灵吓唬一下自家可爱的小儿子,顺便也帮了自己迷惘的大儿子一把。其实,他们会这样逗着佐助玩,也是因为,大儿子太少年老成了,不管是万圣节还是圣诞节,永远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鼬还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从3岁开始,每次圣诞节的晚上,他都会直接找富岳爸爸拿礼物。


“爸爸,不用再假装成圣诞老人,半夜来我房间放礼物了,你上班也挺累的,早点休息吧。”


看看,是不是太不可爱了。


而小儿子佐助的降生,对他们来说,简直填补了鼬没能给他们的“有一个傻傻的儿子”的体验。


逗佐助很好玩,但是这次,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这件事,成了宇智波佐助一生的心理阴影。


反倒是哥哥鼬,因为这次全家配合的预演,成功地揣摩到了剧中角色那悲痛欲绝却又不能表现出来的心理,他的表演堪称完美,受到了业内人员和场外观众的一致好评,专家们称他为“火之国史上最有天赋的演员”,并且,在鼬19岁的时候,成为了影帝。


这是木叶、是火之国、乃至全世界最为年轻的影帝。


尽管鼬后来多次和佐助道歉,“对不起,佐助”、“佐助,不管你之后的路怎么走,我永远爱你。”但佐助依旧不原谅他。


佐助要用自己的力量证明,即使不这样,也是可以成为影帝的!


有梦想是好的,但是首先,你要成为一个演员才行。


 


佐助那另无数少女疯狂的脸孔,让他成功地进入了艺能圈。但是他和鼬不同,没有从小当童星的底子,演技也稍逊一筹,积极试镜但通过率不高。他13岁出道,演了几个小配角,却都没引起什么大的水花,这让他非常焦躁。他必须要在19岁之前成为影帝才行!他的时间,不多了……


就在他焦虑不已的时候,音娱的大蛇丸找到了他,并劝说他,先成为偶像。


“偶像?”当时15岁的佐助皱起了秀气的眉,“那种只靠脸卖萌的职业,我才不想做。”


“不!你不懂!”大蛇丸拍着佐助的肩膀,吐着舌头说,“你的功底并不如鼬,无论演技还是唱歌都稍逊于他。但是!你的脸长得比他好,这是你的优势!而且,不管演技也好、唱歌也好,都是可以通过后期的努力提高的,唯有脸,是跟你一辈子的!多少的偶像、歌手、演员,渴求着你这样的脸!你要懂得扬长避短!发挥自己脸好的优势!先混成知名偶像,吸上那么一大群粉!这样,自然会有导演来找你,让你演一些可以出名的角色!相信我!叔叔我作为知名制作人,音娱的CEO,已经成功培养起了多少的艺人!只要你跟着我,想要打败宇智波鼬,不是梦!”


鼬是佐助的死穴。


掌握住了这一点的大蛇丸,成功口遁了小佐助一枚。


 


之后,宇智波佐助作为音娱的招牌,活跃在了各大电视广告和平面杂志之中,人气与日俱增。


 


(2)


漩涡鸣人大概是火之国最年轻有为的导演了。


他是混血,从小随父亲生活在国外,思想比较开放。他的父亲也是一位优秀的导演,他从小在片场长大,耳濡目染,且确实很有天赋。在他20岁的时候,就开始导演影片,处女作就获得了好几项大奖,从此一炮而红。


但是,他也很苦恼,因为自那之后5年光阴,他再没拍出超越处女作的影片。


 


这次,他会来到火之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知名编剧、同时也是他老师的自来也交给他一个剧本,希望他能将其拍成影片。鸣人在看完剧本的时候泪流满面,里面的男主和男二的友情太他妈的感人了!鸣人本能的觉得,这部影片,一定会成为一部划时代的大片!


影片里的主要场景都发生在火之国,而剧本里描述的男二:“黑发黑眸、容姿端丽、清秀俊朗”也很符合火之国少年的体貌特征,他打算在火之国挑选演员。


漩涡鸣人大导演来到火之国拍片,挑选演员的事,马上成了火之国艺能界里最大的事情。各大娱乐公司纷纷巴结他,并送去自家花旦的资料,希望鸣人大导演能看得上眼。说实话,鸣人常年在国外,对火之国艺能圈的人了解非常少,特别出名的倒是知道几个,比如宇智波鼬,他这回也有考虑过让他出演男二,他的演技肯定没问题,就是气质上不太相符。


 


当时鸣人才刚到木叶旅馆住下,还没安顿下来,就被青梅竹马+助理春野樱扔过来一堆资料,“这是各个娱乐公司发来的资料,你看看,有看得上眼的就告诉我,我通知他们试镜。”


鸣人心里暗暗吐槽,我才刚下飞机,这舟车劳顿的,你好歹让我先歇一个晚上啊。但是考虑到自家助理虽然是女孩子,但拳头硬得吓人,还是乖乖地接过了资料,装模作样地翻了起来。在春野樱离开房间的下一秒,他就将资料扔在了旅馆的桌子上,呈大字形躺在了床上。


 


还没歇几秒钟,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他以为是春野樱,吓得立马从床上跳了起来,穿上拖鞋小心翼翼去开门,门外却没有人。


是什么人的恶作剧吗?


他低下头,发现,在自己的门外,躺着一张小卡片。


拿起卡片,上面画着一个黑发的俊男,还写着“特殊服务,全年无休,随叫随到。”


卡片背面还有一行字:“学生、空少、警察、护士,任君挑选。”


“啥玩意,”鸣人嘟囔着,把纸片扔进了垃圾桶,与此同时,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鸣人接起手机,里面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啊,是漩涡导演吧?导演您辛苦啦!我们是XX娱乐公司,我们知道漩涡导演喜欢什么,一会儿我们会派人到您的房间,任您处置,嘿嘿嘿。”


电话里的男人猥琐地笑了,鸣人赶忙说,“不,我没打算……”


“诶,您别客气,这是我们公司请您的。”男人接着说,“您看看,要是不满意,我们一会儿再给您换一个。”


“不是,我今天已经很累了我说……”


然而对方不由分说,挂掉了电话。


漩涡鸣人深深地叹了口气,眉头皱成了一个疙瘩。


 


大导演漩涡鸣人喜欢男色这件事,在业内算是公开的秘密。


鸣人确实是gay,但其实他最开始并没有打算公开自己的性向,或是借此炒作。之所以会公开,还是因为自己和青梅竹马的助理春野樱走得太近。像鸣人这样的公众人物,这么多年了,倒贴的女演员络绎不绝,他却没和半个人蹭出过点火花,五年来一丢丢绯闻没有。大家难免猜测,会不会鸣人已经心有所属,而怀疑对象,自然是和他形影不离的助理。


春野樱倒是没什么,反正她也不在乎这些。倒是鸣人觉得,不能污了人家女孩子的清白,就赶紧发表声明,自己其实是gay。


很好,现在没有娱乐公司塞给自己女演员了,身边男演员倒是像雨后春笋一般,蹭蹭地往外冒,还不停地暗示自己“和男人做也没关系”。


自己虽然是gay,但一直以来也是洁身自好,为什么大家都觉得,导演就一定得和演员发生点啥呢。


 


大蛇丸和佐助的房间,就在鸣人的楼下。当然,大蛇丸是故意带着佐助来的。


“听着,佐助,”大蛇丸拖着粘腻的声音说道,“这次的剧本我看了,男二的角色简直是为你量身定做的,而且,肯定能红!你只要本色出演就行!资料虽然我已经给他们送过去了,但是为了加深漩涡鸣人对你的印象,我们这次,先来和他打个招呼。”


佐助问,“你怎么知道他住在哪儿,这不应该是秘密吗?”


“别小看音娱的情报网!”大蛇丸道,“我们公司虽小,但在情报方面,不会输给任何大公司。”


他拍了拍佐助的肩膀,“一会儿我陪你上去见漩涡导演,放心,这次,你一定会成功的!”


机会来了。佐助暗暗握拳,鼬,我一定要打败你!


 


大蛇丸带着佐助来到了鸣人房间门口,他一翻口袋,“糟了!忘记带你的资料了!”


“你不是说资料已经送过去了吗?”佐助皱眉。


“难道你还要人家导演自己翻资料?”大蛇丸道,“当然要再拿一份新的过去!佐助,你先进去和漩涡导演打个招呼,我下去拿趟资料就上来。”


临走前,他还不忘嘱咐佐助,“不用表现得太热情,用你原本的样貌面对他就行。相信我,你的气质和男二太像,漩涡导演一定会看上你的!”


 


佐助深吸了一口气,敲开了漩涡大导演的房门。


“不好意思,”金发的导演打开了门,他毫无架子地挠了挠自己的头发,“今天我真的是累了,没什么兴趣,所以……”


然而,当门外的佐助抬起头,和鸣人四目相对的时候,鸣人一瞬间,忘记了自己想好的所有说辞。


——眼前的人,实在太对他胃口了。


 


(3)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直到见到宇智波佐助的那一瞬间之前,漩涡鸣人都是不相信的。


眼前这个漂亮的男孩子,皮肤洁白光滑,五官清秀标致,目光坚定执着,但在某一瞬间,却又能露出一丝不经意的软弱和迷惘,让人忍不住怜惜。明明有着模特一样的身材,又不太过纤细。他符合自己关于伴侣的所有遐想。


但是,这样的人,大概是那个什么娱乐公司,派上来和自己发生关系的人吧。


应该拒绝他的。


然而鸣人的身体不再受自己的控制,他侧开身体,“进来吧,”他说,不自觉地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干涸的嘴唇。


 


鸣人在床上坐下,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示意佐助坐下。


佐助也没想那么多,心想反正大蛇丸让自己保持本色就好,就也没客气,坐在了鸣人的身边。


房间里开了空调,有点热,佐助还穿着厚重的风衣,他刚想脱下风衣外套,却忽然被鸣人按住了手:“等等!先不要脱!我、我们先聊聊……”


佐助一愣,后来一想,大概是漩涡导演觉得自己穿着风衣的样子更符合剧里男二的气质,便听话地停住了脱衣服的手。


“那个……”气氛有些尴尬,鸣人清了清嗓子,“是你的老板让你来的?”


确实是大蛇丸让他先来的,于是佐助点了点头。


“你……你做这行几年了?”


佐助算了算,自己13岁入行,到现在自己已经17了,“4年”他说。


啊,美少年的声音也是这么好听……等等,4年?!


“你现在多大?”鸣人睁大了眼。


“17。”


“那,那你刚开始做的时候,不是才……”


“13岁。”


“这,这是犯罪啊!”鸣人气得差点拍案而起,“你们老板也太过分了!”


“是吗?”佐助歪头,“他对我倒是挺好的。”


别的偶像都特别辛苦地减肥,只有自己,想吃多少就能吃多少。


“你一定是被骗了!”鸣人抓住佐助的肩膀,“你……你不是自己想做这行的吧!”


“…………不是。”佐助想,自己确实不想做偶像,他的目标是,影帝。


果然!这么清秀的美少年,这么好看的人!肯定是有什么苦衷!他怎么可能会主动做这一行!


“你,是不是有什么原因才做……这种事?”鸣人小心翼翼地问,生怕触到了眼前少年的伤心事。


佐助点了点头,“为了我哥哥。”


那之后的那五秒钟里,漩涡鸣人脑补出了一场年度悲情大戏。


父母早逝,相依为命的兄弟俩,哥哥拼命努力供弟弟读书,却因为太过辛苦,得了重病,弟弟无奈之下,卖身为哥哥治病。


病榻之上,和眼前少年非常相似的哥哥,一边虚弱地咳着血,一边握着弟弟的手,“这些……治病的钱,是怎么来的……”


“哥哥,你好好养病!”少年回握住哥哥的手,“就别管钱的事了!”


“对不起,哥哥拖累你了……”


“不,哥哥……不要想那么多……你要先好起来……”


“我这病,可能好不了了……”


“别说这种话!哥哥!”


“记住……哥哥永远爱你……”


“哥哥!哥哥!”少年疯狂地摇晃着哥哥的肩膀,“你睁开眼睛啊哥哥!你再看看我啊!哥哥!”


太感动了。


要不是眼前的少年还在看着自己,自己真的差点哭出来。


“这些年来,你辛苦了……”鸣人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佐助的黑发。佐助下意识想躲,但是考虑到,鸣人可能是自己战胜哥哥最好的机会,还是忍住了没有躲开。


然而这样微小的动作,也没能逃开鸣人的眼睛。


啊!他是不想做这一行的!他在本能地抗拒着别人的碰触,但是,为了哥哥,为了生活,没有办法,虽然厌恶,也只能忍耐。


这样的少年,让他无法不怜惜。


“别再做这一行了。”鸣人看着佐助漆黑的眸子,深情地说,“你家里的困难,我可以帮助你。对了,你有梦想吗?”


听到梦想,佐助的眼睛一下亮了,“我想做一名演员。”


“这没问题!”鸣人握着佐助的手,“跟着我吧!我可以实现你的梦想!”


佐助心想,我本来就是为了这个来的,他点了点头。


“太好了!所以,马上脱离这一行!要多少钱我都出……”


“???”佐助一脸问号,“为什么要脱离这一行?”


演员和偶像就这么冲突吗?


“当然要脱离了!”鸣人心想,我怎么能再眼睁睁看着你,辗转在别的男人的怀抱里,“对了,有个词叫什么来着……包养?是这个吧?总之我包养你了,你不能再去接别的工作了!”


“不能再接别的工作?”佐助一愣,虽然说演了这个角色,自己很可能就真的成为一个名演员,不用再接平面杂志电视广告这样的通告了,但是,因为自己演了对方电影里的角色,就不能再接别的通告,这独占欲有点可怕吧?


“为什么?”佐助不解。


“因为我想……”鸣人深呼吸了一口,“我想和你成为……朋友。”


 


就在这时,敲门的声音响了起来。


鸣人打开门,大蛇丸拿着佐助的资料走进了房间,“漩涡导演,初次见面,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孩子的老板,我叫……”


“就是你这混蛋!”鸣人指着大蛇丸的鼻子,“你这是犯罪你造吗!这孩子那时候才13岁!你好狠的心!”


“??我家佐助是跟您说了什么?”大蛇丸一脸懵逼。


“你家……佐助?”原来这孩子叫佐助啊,“别在我的面前,把佐助说的好像你的东西一样!”


“诶?!可佐助就是我的员工啊!”


“再不是了!”鸣人一把搂过了佐助,“佐助现在,是我的人了!”


大蛇丸目瞪口呆,连佐助的资料都掉在了地上。


自己不过晚来了5分钟的时间,这是发生了啥?


“你给我滚!”鸣人指着门口,“你再不走,我报警了!”


 


这时,敲门的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


鸣人气鼓鼓地跑去开门,结果发现,门外站着一个画着浓妆,身上带着刺鼻香水味的花美男。


“不好意思,漩涡导演,我来晚了,我是XX娱乐公司派来的……”男人看到房间里的佐助和大蛇丸,“哟,漩涡导演,您这是在忙?需要我过五分钟再过来吗?”


漩涡鸣人看了看门外的男人,又看了看佐助,“这是……”


“看起来你是误会了什么,”大蛇丸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指着佐助说,“这孩子是我们音娱旗下的偶像,叫宇智波佐助,现在在火之国挺红的,漩涡导演常年在国外,大概是不知道。”


漩涡鸣人咽了咽口水,感觉到了尴尬。


“不好意思。”佐助倒是很镇定,他起身走到了那花枝招展的男人身前,“你也是来打招呼,应聘角色的吗?”


“?”男人一脸不解。


“那么就请回吧。”竞争对手相见,分外眼红,佐助压低了声音说,“刚刚漩涡导演已经说过,他会帮我实现愿望。这个角色,是我的了。”


“啥?”


“我是说,你是竞争不过我的。”佐助一字一句地说,“就在刚才,我被他包养了。”


什么?!


 


【不知道该标TBC还是FIN……】


 @非白  快看!我们的脑洞我弄出来了!


还有非常感谢only场上大家的投喂!被零食淹没不知所措!一边哭一边吃着大家的投喂!你们为什么都那么好那么善良啊啊啊啊啊啊啊!!哭着码字!


我是个渣渣,也没有什么特长,承蒙大家不嫌弃我的文,我会继续写下去的!会源源不断地写下去的【什么形容词】!真的爱死你们了55555

评论

热度(1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