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秦百夜

【柱斑】你很有想法,跟我学木工吧! 1

黑啤来一打!:

先跪着感谢在上一个帖子里给我留言的各位,我还想说如果出本,最多印个5本儿,一本我留着,其余四本估计有三个人要,剩下一本糊墙哈哈哈。现在看来估计可以印个10本!不过这个事情等我再合计合计!谢谢各位观众老爷了!


-----------------------


啊,册那!我才想起来我还有一个坑!我给忘了!彻底的忘了!


嗯,放这儿继续填好了……


照例雷渣乱丑OOC,就是个生子文儿,瞎眼狗血啊!


-------




“你再说一遍。”


“姑娘,三个月了。注意作息规律,吃好点儿。“


斑一把抓住老中医的领子:”我长得哪里像个姑娘?“


老中医不慌不忙的拍了拍斑拽着他领子的手腕:”姑娘,你是长得彪悍了点儿,可男人是不会怀孕的啊。哎哟,姑娘你脾气和力气都挺大的!“


斑愕然:”什么?“


老中医:“你脾气和力气都挺大的。”


斑:“前面一句。”


老中医好脾气的笑笑,扶了扶架在鼻子上的老花镜:“姑娘,你怀孕啦。”


斑心头一股无名火,权衡半天之后决定放开老中医,改成一拳头砸穿他面前的长木桌子。砸完之后顿时感觉心头火稍微小了一些。


一旁目睹这一惨剧的老中医却开始惨叫:“我奈良家祖传几百年的黄梨木桌啊!!!!姑娘!!!几百年啊!你知道几百年是个什么概念吗!!!!!!!!!比你我年龄加起来都要大啊!!!!!!!!”


斑往门口走了几步又回来,一把拎起蹲在地上泪流满面的老中医:“找你们火影陪去。别说黄梨木了,就算你要金丝楠木的棺材板儿他都能给你变出来。”


说完他扬长而去。留下抱着黄梨木桌腿痛哭流涕的老中医和一屋子的围观群众。


 


围观群众甲:“哇塞,这姑娘力气好大啊!”


围观群众乙:“这姑娘的表情也好凶悍啊!”


围观群众丙:“我怎么看着这姑娘有点儿眼熟呢?”


围观群众丁:“别闹,这么凶悍的女子你能认识?”


围观群众戊:“等等,为什么要找你村火影大人陪?”


围观群众己:“难道这姑娘的夫家是千手家?有点儿厉害啊!”


围观群众庚:“这姑娘的胸好平啊……”


 


牵手扉间今天早晨一起床就觉得脑袋一抽一抽的疼。他拉开房门,看着天空曙光初现,带着初夏特有花香的气味裹着微风拂过他的脸颊。他满意的吸了一口气,在门口坐了片刻。


扉间:……


等等,设定是不是有点问题啊。我可是烈火一般的男子千手扉间啊!我可是木叶效率的典范啊!怎么能一大早什么事情都不干坐在门廊上看云呢!我又不是奈良家那一群成天就看云喝茶看报纸的——


扉间终于想起来问题出在哪里了。


今天的早报怎么没送到我门口呢?


千手扉间的习惯是早起,读报,吃早饭。后两者本来同时进行,但自从被他大哥呵斥之后就再分开了。早报都由侍从直接送他房间门口,他一般花个两分钟浏览一下头条和各版的大标题,然后再根据标题酌情阅读内容。


牵手扉间做事从来都富有逻辑,井井有条。起床时间,吃早饭时间,洗漱时间,读报时间从来都掐的相当精准,每天早晨都严格按照时刻表进行的有条不紊。不过,这种不送报纸的行为严重的打乱了他晨间的作息,因为亲自去取报纸再走回饭厅需要时间,而这些时间从来不在他的时刻表之内。


幸好他自认为自己是挺灵活的一个人——大不了跑步去取报纸,再跑步去饭厅,早饭比平时吃快点儿就行了。


牵手扉间在自家门口捡起报纸,才看到侍者慌慌张张的跑过来,不断的为自己的迟到而道歉。扉间没说什么,只是挥手把侍从打发了。


扉间开始小跑去饭厅,在奔跑的路上他顺便翻开报纸。


能利用去饭厅的路上这段时间读报我真是TM太机智了——


然后他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手一抖把报纸撕成了两半。


在他的手中还剩一半的木叶早报的头条是《女子身怀六甲怒拆医馆 疑似木叶火影负心汉?》


千手扉间觉得自己有点儿迈不动步子了。头疼,胃也疼。


 


千手扉间脸色铁青的走进饭厅,看见千手柱间正在津津有味的看早报的娱乐版。扉间思前想后半天,到底还是忍住了把《木叶早报》糊在他大哥脸上的冲动。


一般家庭遇到这种问题都会好好思考到底该怎么开口,但是扉间不一样,是烈火般的男子,对他哥说话从来单刀直入,毫不拖泥带水:“大哥,你对今天的头条怎么看?”


哦,今天我说话还挺含蓄的——扉间想。


柱间从报纸后面露出半张脸,半张脸上写着茫然:“什么头条?”


扉间板着脸把半张报纸拍在饭桌上。


“你告诉我,什么情况。”


柱间扫了一眼头条,脸色立刻就变了:“卧槽,谁这么挤兑我?”


柱间放下手上的娱乐版,义正言辞的说:”这些新闻工作者脑子里成天都想些什么!扉间你说,你哥这么忠贞不渝的一个人可能吗!”


扉间觉得怒由心生:“你特么对谁忠贞不渝啊?大哥,你仔细回忆一下,是不是几个月前的那场祭奠闹出来的?我记得那天你喝的有点儿多。”


柱间也不高兴了:“扉间,我自控能力很好的。”


扉间一脸“你还敢抵赖”的表情:”那天我看见你跟着三个姑娘拐进小巷子的!我就知道要出事!”


柱间也骂了回去:“那你还不来阻止我!不过放心,我真的什么也没干。你怎么也乱相信这东西啊?”


扉间叹了口气,说:“你当时到底犯没犯错误我们暂且不论。我只是觉得这篇报道很好的反映了木叶对你的期望。”


柱间冷笑:“什么期望啊?”


扉间:“大哥,我知道这话由我说不合适。但是你今年也不小了。有些事情该考虑了。”


柱间:“呵呵,你也知道不合适啊?你还真把自己当爹啊?扉间,你别瞎操心了,有些事情兄长我自有定夺。作为你的大哥,这方面是我疏忽了。我应该赶紧帮你找个对象……”


扉间扶额:“打住打住。我们在说你呢,你别扯我身上!”


扉间知道他大哥看似好说话,其实十分固执。对于自己认定的事情一定会坚持到底。所以每次跟他哥协商这类问题,他总是觉得略绝望。于是扉间最后只好把话题拉回来:”你当时喝的七晕八素的,你怎么知道自己什么都没干?要是姑娘主动诱惑你呢?你看,这报道上写的挺详细,拆医馆的孕妇怀孕三月,黑色长发,炸毛,白,脾气不好,力气大,吓人。我觉得无论哪一点都符合大哥你的择偶观。你快仔细想想,几个月前到底有没有跟这么一个姑娘有一段。”


柱间摆手:“不可能。我当时清醒的很。待会儿让人去投诉一下报社,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扉间你别想多了,是误会。”


扉间没回答。只是默默的吃了早饭。




千手柱间老远就看见火影办公大楼下围了一圈人,走近了一看,哦,这不是奈良家的前任当家,现任奈良医馆的首席老中医吗!这老家伙自从退了休,就开始拓展他家的医药学方面的业务,奈良医馆不光在木叶,还在沙隐和云隐村开了分店。


不是说这老爷子上个月就打算长期驻守沙隐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柱间凑上前去打招呼:“奈良老爷子,早啊!”


只见老中医一手抱着一个包袱,另一只手一把抓住柱间,满脸悲痛,眼泪糊了满脸:“火影大人!您要给老朽做主啊!”周围好几个一同前来的奈良族人纷纷上前作悲痛状劝阻:“大人,冷静啊,不要悲伤过度伤了身体啊!”


柱间一头雾水:“您这是怎么了?来来来,有什么话咱们进去说!”


火影办公室里,奈良家的前任家长往椅子上一座,把一直紧紧抱着的布包袱打开,里面赫然显出一条桌腿。黄梨木的。


然后老头见着桌腿作势又要开始哭。


柱间赶紧发问:“奈良老爷子,这是怎么啦?”


老中医回答:“您看今天早晨的头条了吗!”


柱间:……这对话怎么时曾相识呢。


老中医接着说:“这可是老朽家祖传几百年的黄梨木桌子啊!祖宗传下来的!被人一口气砸成这样了!唉!”


柱间嘀咕:“不就一条破桌子腿儿吗,我当您是死了儿子呢这么悲痛,而且报纸上不是说只有一百年历史吗,怎么成几百年了……”


老中医:“什么?”


柱间赶紧陪笑:“没什么!这破、咳咳、黄梨木桌腿儿怎么了?”


老中医见柱间那不上道的样子,索性收起了眼泪,直接说了:“砸桌子的人说让老朽找您,您能给一条新的黄梨木桌。”


于是柱间点头:“这个好说。我给您弄一条新的就行了。可是老爷子,我不太明白,为什么找我陪啊?”


老中医:“那砸桌子的孕妇说让你陪的啊!火影的大名不是谁都敢挂嘴边的,而且那姑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所以老朽就以为那姑娘跟您有关系来着……”


柱间:“您就没想过那姑娘是讹您的?”


老中医一脸愤慨:“您是暗指老朽老眼昏花派不上用场了是吗!想当年老朽在战场上叱咤风云的时候您还跟您弟弟在河边上玩儿泥巴呢!想当年,老朽身负重伤,还是单刀斩杀敌人于雷霆崖之下叽里呱啦叽里呱啦……”


柱间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奈良家这老头缺点就是心眼儿小,爱计较,动不动就翻旧帐提当年勇,还不能骂回去,唉,年轻领导难当啊!于是柱间只得“是是是好好好您当年真厉害现在也宝刀未老上阵杀敌也就分分钟的事情”一顿塞,才又逗得老中医眉开眼笑。


最后柱间当即用木遁造了张桌子出来。老头摸摸桌子,不开心了:“这不是黄梨木啊……”


柱间心说我操我哪里分得清楚黄梨木还是别的什么木头?你还真当我是木匠啊?


但是老头似乎也没太为难这个新领导,只说:“火影大人,您在桌子上给签个名呗,这样比较有收藏价值。”


柱间真想问这老头您要不要我再给您变俩桌子,方便收藏用,观赏用和实际用?但他还是照做,刻下了自己的名字。


老头来回端详了桌子上的签名:“哎,这字不如您在公函上签的好看。不过也将就了!”


柱间只是巴望着这老头赶紧走,这来来回回都耽误一个多时辰了,啥都没做,光跟这老头磨嘴皮子了。午饭时间扉间肯定又要说他不务正业。这时候他又怀念起宇智波斑还没跟他闹离婚、啊呸,离村出走的那两年。像这种对火影进行胡搅蛮缠,影响自己工作的人,一律扇子伺候,一口气Pia出去。而且当年这个顽固老头在挤兑宇智波斑上可没少出力。


唉,说起来,斑你现在在哪儿啊……


“说起来,火影大人您就不问问那位姑娘的情况么?”老头子停下叽叽歪歪,狡黠的笑着问柱间。


柱间刚才在想斑的事情,早走神了。“哪个姑娘?”


老中医:“就是那个砸坏我桌子的姑娘啊。我奈良家一向善于号脉,不可能错的,怀孕三月。”


柱间心说你家不就是捣腾草药的么也敢自称会号脉,在我们千手一族面前也就业余水平……他木然的回答:“哦。”


老中医一脸惊讶:“咋啦,你俩吵架啦?等等,难道……这姑娘是个意外?”


千手柱间心想意外个屁,您这么大岁数了,说话能有点儿普吗!他说:“您怎么觉得这姑娘跟我有关系?”


老头子一脸理所当然:“我给她号脉,感受到了她体内的木遁查克拉!”


柱间心里呵呵,才三个月的胎儿你就能看出木遁查克拉,连我弟这个头号感知忍者都没那么大本事,就您家那半桶水的医疗技术,呵呵,呵呵。


最后柱间说:“哎呀,您别胡思乱想了。 我就跟您直说了吧,这不可能。谣言止于智者,您这么德高望重,怎么会去乱相信一些不道德媒体的话呢?”


老中医也没说什么,只是捏起几根胡子云淡风轻的笑笑:“哎呀,你们年轻人之间的感情事老朽就不好插手了,这还是要靠你们自己解决,作为男人就要主动承担责任——”


柱间打断:“行了您别说了,要不我真当您退休闲得无聊,老眼昏花判断失误,乱传谣言抹黑木叶了啊……”


老中医立刻就不说了。可是他也没走。


柱间无奈的问您还有什么事儿吗?我真的要办公了……


老中医笑嘻嘻的说:“老朽回一趟木叶不容易,要不您再给我变一块儿金丝楠木的棺材板儿得了!”


柱间心想卧槽老子是木仙人,不是花仙子,就算是木系口袋妖怪都没这个功能好吗!


柱间说:“哪能啊!您这身子骨,起码还能再蹦跶个二三十年的不成问题。现在说这些干嘛啊,要真到了这一步,我亲自给你打棺材板儿行吧?您早点儿回去休息吧!”


老中医这才带着他的黄梨木桌腿和新桌子离开。


宇智波斑在这个乱世横着走了那么多年,头一次觉得自己身心都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他的人生准则向来都是秉承心有多宽广,路就有多宽敞的。所以只要能够插上名为想象力的洁白双翼,没有事情是他办不到的。


可是,他现在,连,弯腰,都做不到。


做不到。


真的做不到。他试过好多次了,每次弯腰……他隆起的腹部就要抗议。强烈的抗议。


妈的,连忍者之神都奈何不了我,区区赘肉……啊,疼疼疼疼疼疼疼疼……


斑最终放弃弯腰捡东西的动作,站直身体,扶着后腰慢慢的坐了下来。现在初入秋天,和奈良家的那个庸医之间展开的那段奇妙对话已经过了四个多月。当时正值草长莺飞,天气晴好。在这个人与动物都应该活力无限的季节里,他却持续感觉浑身乏力,嗜睡,且吃什么都恶心等等的症状。最关键的是,他居然对蘑菇杂饭这种一听就很蠢的料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简直不能忍!品味低到这种档次,肯定是病了,必须吃药!于是他就近找了医生,结果那个傻逼居然跟他说你是个姑娘。还说恭喜你姑娘你的人生即将进入下一阶段。


我艹。


这怎么能忍?如此庸医还能大张旗鼓的开医馆,这什么世道?老子当年和柱间拼死拼活平定乱世不是为了让你这种男女都分不清楚的江湖骗子发扬光大的!!!!!


呕………………斑一动气,就忍不住想吐。然后他真的吐了。


斑抬头擦擦嘴,叹了一口气。慢腾腾的起身出门,去了附近村落里的一家家庭餐馆。


“老板娘,来一碗蘑菇杂饭。多加蘑菇,少放葱。”




TBC

评论

热度(122)

  1. 溪秦百夜黑啤来一打! 转载了此文字
  2. 喵呜叫 无主垂怜之地黑啤来一打!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