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秦百夜

分手前后的反差萌23

七月的红兔子:

*现架娱乐圈AU


*人物ooc人物ooc人物ooc注意避雷


*27岁黑花贱导演鸣x 20岁蠢萌炸艺人助


*鸣人自带桃花属性,佐助自带天然属性+迫带霉属性


*依旧狗血




23




半夜的时候有了雨声。


 


油女医生进来帮病人取点滴时看到病床上挤在一起的两个年轻人,一时皱起眉。这未免也太不知分寸,如果进来的人是护士的话该怎么办?这样的头条估计能挂一个月了。他取完点滴后就转身离开,下楼时又吩咐值班护士明早暂时不要进宇智波的病房,他会亲自过去的。


 


虽然是夏天但这并不影响佐助在睡觉时喜欢像只猫一样往他前男友身上蹭。原本没分手的时候两人就喜欢窝一块儿,尽管每次都会有个大恐龙横在中间,但一觉醒来后宇智波总会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就黏男朋友身上去了。


 


夏天如果有雨声,那应该会是个适合睡觉的好天气。佐助大概八点就醒了,窗帘轻拢着,透进的一点微光覆在他的眼睑上,让他不自觉地将脑袋往鸣人颈窝里钻来躲开这光线。


 


但很快他又醒过来,蓦地睁开眼,一抬头就看到鸣人近在眼前的脸。


 


等等,昨晚发生了什么来着……猴子,红薯,发烧了,唔,鸣人,还有水月,我爱罗……


 


好像就是这么一回事。


 


年轻的宇智波总算理顺思绪,感到可以松口气,于是闭上眼又继续安心地枕在他前男友的胳膊上。


 


不过很快他又再次睁开眼睛,已经醒过来想要再睡着有点困难,何况鸣人一只手还放他腰上,这让他的脑袋清楚地涌现出昨晚最后的一点记忆。


 


这一想佐助的脸就稍微烫起来。昨晚鸣人的情欲太过露骨,他不知不觉地就陶醉在与对方的身体接触中,差点彻底地沦陷进去。如果不是最后下意识的拒绝让鸣人停了下来,说不定就这样下去,他会在医院的病床上和鸣人一起完成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做爱……好吧,在医院里做爱算不算犯法?


 


说起来,鸣人既然都说想要他了,那是不是意味着他想和好?


 


哼,别开玩笑了,如果就这样轻易和好,让他宇智波傲娇的薄脸皮往哪里放?至少他得重新和鸣人约法三十章,第一章就是不准再乱传绯闻了。


 


唔,睫毛也是金灿灿的……宇智波这时转移了视线,注意力集中到他前男友的脸上。


 


鸣人睡着的时候看起来十分安静,这让佐助忍不住伸手捏住了对方长有胡子胎记的脸。他轻轻往两边扯了下后又痛快地捏了几把,要知道很早他就想这样报复鸣人了,因为鸣人平时就是这样喜欢莫名其妙地捏他的脸。


 


还有鼻子。佐助的手指顺着那挺直的鼻梁滑下,同时又小心翼翼地注意着对方的动静。没有醒。他又继续大胆地顺着鼻子往下,手指最后停留在鸣人的嘴唇上。


 


有温热湿润的吐息朝他的手指流动过来,佐助安静地盯着鸣人的嘴唇,不自觉地牵起嘴角,手指恶作剧般开始沿着鸣人的唇边缘缓慢地移动着,像是要描绘出鸣人的唇形。


 


这张桃红色的嘴并不小巧,唇形宽阔性感,微笑的时候像阳光一样灿烂,凶巴巴的时候就成了一条线,两片唇紧闭着,连整张脸的线条都紧绷起来。


 


嘁,果然一点都不讨人喜欢。


 


宇智波傲娇无视了自己的脸红和心跳加速,这时稍微蹭起身来,他飞快地瞄了一眼金发男人紧闭的双眼,趴在对方身上,然后低头,朝那性感的嘴唇亲了下去。


 


温暖柔软的触感仿佛带有某种魔力,将他的唇轻轻胶着在前男友嘴上难以分离。然而一抬眼却蓦地撞进一片蔚蓝世界,佐助一愣。


 


醒了……


 


醒了!!!


 


佐助啪地一巴掌打在鸣人眼睛上死死捂住(鸣人毫不怀疑如果可以的话这个宇智波会直接戳瞎他),随即又蹭起身来面红耳赤地用一个枕头把鸣人的脑袋压在下面。


 


“刚刚只是……!”


 


枕头下传来噗嗤一声笑,这笑让佐助的脸涨得更红了,他开始意识到鸣人从一开始就是醒着的……这混蛋!


 


“只是什么?只是偷亲,嗯?”


 


鸣人掀开枕头时顺势将人拉进了被子里,而后身体翻过去半压在对方的身上。那双蓝眼睛仿佛看穿佐助的灵魂,鸣人眼底的笑带着明显的戏谑,这对被他紧紧搂住的佐助来说简直就是侮辱。


 


“没关系,我并不介意被你吃豆腐。”金发男人假模假样地安慰他,实际上唇角始终上扬,眸子里的调侃之色也越来越深,“当然,我也不会和其他人说小佐助偷亲我这件事的。”


 


“你走!”


 


佐助闷着声音红着脸,见挣脱不了这人,最后索性像鸵鸟一样把脸全部埋进枕头里。


 


鸣人笑了笑,然后坐起身来。他拉开窗帘,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以及在雨幕中被模糊了的车流与红绿灯。


 


这样的雨大概持续不了多久。


 


“让我摸摸额头。”他这时开口,看向依旧是鸵鸟状的宇智波,一只手伸了过去。


 


佐助不肯露出脸,转着脑袋躲开鸣人的手。鸣人这时重新躺下去,手指撩起他耳侧旁边的碎发,看到已经红成一片的耳根。


 


所以说,这么可爱的人,为什么他要放手?


 


“佐助,”


 


他忽然低低开口,声音沙哑平静,一只手绕过去充满保护欲地揽住黑发人的肩膀,身体也稍微蹭起来,


 


“我们和好吧。”


 


他亲吻了一下对方发红的耳根,还在装鸵鸟的人明显一愣,这时抬起头。


 


对上那双安静却专注的蓝眼睛,佐助的手稍微捏紧,迟疑了几秒后才开口:“那你以后还传不传绯闻?”


 


又来了。


 


鸣人觉得有必要把这种事情一次性谈清楚:“我可以尽量避免这种情况。但如果说我和某个人只是站在一起,明明什么都没做,让狗仔拍到然后就被炒作说成是新的恋人什么的,这种情况并不是我自愿的,请问这算绯闻么?”


 


“哼。”这答案并不能让佐助感到满意,他转过身背对着鸣人,“你不是自愿的,那我就要一直看着你被炒作?每天一打开电视就能看到自己的男朋友被说有了新恋人什么的,这又算什么?”


 


“佐助,”鸣人放轻声音,“你知道既然身在娱乐圈,肯定就避免不了这种情况,拿艺人炒作已经成了这个圈子的一种消费手段。”


 


“可你不是艺人。”


 


“我确实不是艺人,但这不是重点。你知道我总被他们盯梢,就算再谨慎也会有我注意不到的时候,这种情况你也要当真吗?”


 


“我就没有任何绯闻,我可以做到杜绝,为什么你做不到?”


 


“人红是非多。”


 


“我也红。”佐助不乐意地说。


 


“但你没我红。”鸣人平静反驳,“那你想想我爱罗,他和你一样从来不愿意沾惹娱乐圈的任何是非,这几年一直都是禁欲处男形象,然而呢,照样少不了媒体拿他炒作其他女星。”


 


“可我爱罗在乎这些,你压根不在乎这些。”佐助低声说,“鸣人,你的态度又是怎么样的?你从来都不在意和别人传绯闻。你把它当成家常便饭。”


 


“我现在还不够在乎这些吗?你要我每次一发现自己被传绯闻就立刻砸钱把这些消息全部压下去?还是说,你要我在公众面前换个形象,换成像我爱罗那样的?说真的佐助,如果你真这样想我就照做。”


 


“我没有逼你。”


 


“你没有逼我。”鸣人说,“我说了我会努力尽量避免,可你要我一次性杜绝。你当然没有逼我。”


 


“我没有。”佐助听得出鸣人语气里的恼怒,只是重复了一遍。他突然觉得有点失望,垂下眉,“那就这样好了。”


 


“嗯,就这样好了,你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鸣人。”佐助闷着声音,“就像你之前说的,我没你要的那种成熟。而且只是谈恋爱而已,我们还不一定会走到结婚那一步。”


 


“我猜你大概觉得自己说了非常了不起的话,然而实际上这些话难听到了极点。”


 


“你觉得难听?你认为我任性,会乱发脾气,还总是办不好事,这些话一样难听。就算这样,那你为什么还想要和我和好?”


 


“佐助,你为什么老是和我转牛角尖?”鸣人叹口气,“我们现在应该共同协商解决问题,而不是又起争执。”


 


“我不想和好,这就是答案,鸣人。”佐助声音又低了下去,“虽然我非常喜欢你。”


 


漩涡鸣人一愣。


 


“我觉得我喜欢你要比你喜欢我多得多……”


 


就这样把真正想说的说出来好了,佐助闭上眼,感到大脑的神经已经全部纠结在一起。


 


“你以后说不定会喜欢上别的人,但我不会——因为我知道你非常非常好,但在你眼里,我大概并不是你理想的那样。”


 


第一次听到这个宇智波说出这么推心置腹的话,鸣人心里却是复杂到了极点,甚至找不出一丝高兴,


 


“你凭什么这样认为?”他的声音已经透出几分无力,“说真的佐助,你为什么会这样想?你在自卑?”


 


“我没有自卑。”佐助的声音反而镇静,“我不会比任何人差,也不会比你差。但我知道我不是你想要的那类人。”


 


“……”


 


“我不认为自己是在无理取闹,也不认为自己没有信任你,只是单纯不想看到自己的男朋友和其他人每天上头条而已。”


 


不是因为嫉妒,不是因为吃醋,只是因为独占欲。


 


鸣人对他有独占欲,同样,他也有。而且要比鸣人强烈得多。


 


“我想要努力去完成的事情在你看来可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那我的感情呢,是不是在你看来也是很容易得到的?所以你可以毫不在意那些绯闻对我的心情造成的影响,你理所当然地认为我是艺人我就该明白这些,就该默认。”


 


“我没有。”


 


“你有。你之前就是这样想的。”


 


“那好。”鸣人已经不想再交谈下去了,这纯粹是浪费口舌。他一把抓过佐助的肩膀将对方翻过身来,紧逼对方的视线,“那我们就直接对媒体大众公开我们的关系,然后结婚,怎么样?”


 


他之前不是没有这样想过,但碍于这样做必定对佐助的前途会有很大的影响,佐助喜欢唱歌,鸣人不想因为交往的事情让佐助失去一部分听众。而且这个宇智波还太年轻,还有很多路要走,他看得出来佐助想要的东西也远不止爱情。


 


可如果要鸣人就这样放手两人的感情,这同样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很清楚这个宇智波的心有多敏感,平时虽然爱犯糊涂,但对于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却总是能够思考得十分清楚,而他不想就这样和对方分手,同样也绝对不承认对方的“我觉得我喜欢你要比你喜欢我多得多”这一说法。


 


“我认真的,佐助……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马上结婚,然后再杜绝那些你不喜欢的东西。”


 


这话当然也不现实,鸣人自己很清楚这点,说这样的话只是为了让佐助对他抱有信心,实际上他已经能够预想结婚后的局面。


 


大概他真的是天生招桃花的绯闻体质,即便是结婚,恐怕媒体对两人也只会抱看好戏的态度,等着他们离婚,毕竟众所周知漩涡导演以前确实和不少人都交往过,而且换人换得很勤。


 


但鸣人有信心时间可以证明一切。


 


可佐助只是沉默地盯着他,然后垂下眉,没有给出回应。


 


 


中午的时候天气就放晴了,佐助迎来了他的新客人——


 


香磷和君麻吕还有重吾到了医院,水月很巧妙地瞒过了大蛇丸和兜,但香磷已经决定要打小报告。


 


一进病房这个姑娘就把佐助抱了个满怀,眼睛都红了。


 


重吾将提着的大袋水果放在旁边桌子上,看向佐助眼底满怀关心:“稍微好点了吗?”


 


“水月这混蛋!”佐助还没开口香磷就回头恶狠狠地瞪住了水月,“早知道那天我也……”


 


“喂喂、都说了是不小心吹了冷风才感冒的嘛!”


 


“谁信啊你这家伙!你一去佐助就发烧了,我早就说让你带着我,结果呢?!”


 


“前言不搭后语的我懒得理你。”


 


君麻吕叹口气:“你们都安静点,这里是病房。佐助,现在感觉怎么样,什么时候能出院?”


 


佐助看着重吾提了大袋番茄往洗手间里去了,才点点头:“烧已经退了。大概明天就能离开。”


 


“这样最好。最近事情很多,如果再被媒体那边知道你住院了,恐怕又要折腾出不少事情。”说到这里君麻吕又想起什么,“对了,我听说自来也老师也在这边?现在好点了吗?”


 


“在这条走廊的最后,你想看的话现在就可以。”


 


佐助记得自来也确实在这边没错,水月应该比他更清楚。不过说起来他需要去探望一下自来也吗,毕竟对方对鸣人来说是家人般的存在……可这个理由现在看来并不怎么现实,甚至还比不上“娱乐圈小辈去医院探望前辈”这一说法。


 


马上快到一点,鸣人离开已经有四个小时了。佐助知道对方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如果说想让对方一直陪着自己这也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实际上鸣人离开后他就一直在思考MV的事情,殿堂跳舞的后面那部分到底要怎样才能跳出感觉来,这个地方是MV的重中之重,如果无法完美完成的话或许整个MV都会失败……现在佐助的目光落到了君麻吕身上。


 


“现在还讨论这些干什么!脑袋烧糊涂了是不是?”香磷不高兴地再次扑过去,想把人直接往被窝里塞,佐助被她勒得难受,头发被揉乱一时皱起眉:“香磷,你放手。”


 


“我大概理解你想表达的意思了,”君麻吕这时开口,“但如果是要求你全身心完全放开来跳,那可不可以就只是比较普通简单的圆舞曲,不再是华尔兹?上次我们一起去电影院里看的那部艺妓狐妖片你还记得吗?鬼女在鼓上跳舞的那一段,看起来就是十分狂乱、完全没有章法的,越乱就越让人惊艳,越让人移不开视线。我猜想你可能是被华尔兹限制住了,你尝试一下不再按照华尔兹的步调来跳,要形似神不似。”


 


形似神不似。没有章法。


 


佐助隐隐感觉抓到了两个关键点。他记得原野跳的时候也是这样,身体动作看起来像是华尔兹,但其实步调已经完全不是华尔兹了。


 


嗯,不错。


 


佐助凝思几秒后点点头。他决定奖励君麻吕一个番茄。


 


 


烈日当空,正是热得不行的时候鸣人不得不回到自来也事务所这边处理事情,这次雏田也跟他一起。


 


大概是昨晚鸣人的一些话让自来也意识到自己可能需要重新修改一下剧本,但完整的剧本只有他和雏田一起看过,而且就在发生车祸那天的下午。他忘了剧本具体放哪里了,现在几个助理都在为他出车祸的事情忙着上各种采访专栏做回应,因此他只有拜托雏田回到事务所这边的办公室帮他取剧本。


 


鸣人本来并不赞同,既然现在他已经接手这部电影,他是希望自来也暂时都不要再管了,好好休养一段时间才是最重要的。但医生说这对身体影响不大,只要时间控制合理得当,加上自来也坚持,鸣人最后也就只能答应了。


 


但他没料到自来也事务所周围早已有大堆大堆狗仔在蹲点等着他。由于这次出来坐的是鸣人私车,雏田并没有带保镖,因此两人一下车就立刻被围堵水泄不通。


 


按照往常鸣人完全可以毫不客气地无视狗仔们从人流中离开,但这次他没办法潇洒地脱身了。从另一边下车的雏田已经被狗仔们挤得东倒西歪,要知道这个才进娱乐圈不久的新人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


 


“雏田小姐,请问自来也老师现在怎么样了,您能透露一下有关《The Last》的消息吗?”


 


“雏田小姐,听说这次的电影将由漩涡导演接拍,请问您对此有什么看法?是否更加感到期待?”


 


“雏田小姐,听说您之前去应选漩涡导演大电影里的一个角色失败了,这次又主动去争取自来也老师的角色,请问这是否和漩涡导演有关?”


 


娱乐圈内外的人都知道这位日向大小姐喜欢漩涡导演,这样的问题无疑也是充满了恶意的。


 


压根不懂得尊重别人的隐私,这让鸣人对这些狗仔感到相当的窝火:“请让一让。”他毫不客气地直接分开人流快步走到雏田身边,对方这时被狗仔挤得快站不住脚跟,见到他过来也努力地靠过去,


 


“鸣、鸣人君……”


 


“跟在我后面。”


 


“漩涡导演,请问——”


 


雏田突然被人猛地一撞直接往旁边摔过去,鸣人连忙扶住她,一时皱眉扫过周围所有人。狗仔们都知道漩涡导演脾气偶尔会很火爆、说翻脸不认人就翻脸不认人,一时都往后退了一步不敢再上前。


 


然而尽管如此,他紧抓着雏田手几乎要抱上去的这一幕还是迎来了咔嚓咔嚓不停的闪光灯。


 


鸣人大概无法想到的是,刚刚溜出医院的佐助也遇到了这种情况。


 


只不过比起佐助本人,还有一件事情对鸣人来说可能更加糟糕。


 


为了躲避香磷的碎碎念,趁君麻吕去探望自来也、重吾去买东西的空档,被佐助以“要不是你带我去山区……”这样的借口威胁,水月不得不答应带着这祖宗一起到外面出去溜溜。


 


有关宇智波艺人生病住院的事情本来没有任何风声走漏出去,尽管佐助和水月也戴了帽子和口罩做足了伪装,但还是没料到会被留守在医院附近等自来也消息的狗仔们给一下认出来。


 


好吧其实佐助压根没想到医院附近会有这么多狗仔。


 


狗仔们也压根没想到会在这里捕捉到这个宇智波的身影。不得不说这对他们而言简直就是惊喜中的惊喜——要知道之前由于漩涡导演怒恁小野的事情现在娱乐圈全都在纷纷揣测这位导演与宇智波艺人的关系,尽管鸣人已经做出了“是合作关系”的正面回应,音娱官方也直接就“恋人关系”做出否定,但大众明显不会就这样放过这么有料的一个八卦点。


 


“霉助助”长期以来的零绯闻记录是否会被打破,这将是一个很大的爆点。因此现在比起漩涡导演和自来也,很明显更吸引狗仔们注意力的无疑是从那件事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媒体镜头下的“霉助助”。


 


如今“霉助助”终于主动现身,还是漩涡导演目前这两天经常出入的医院,不得不说这对狗仔们而言简直就是长期饥饿的狗终于见到了梦味以求的骨头。


 


“宇智波君——”


 


“宇智波君——”


 


“我擦!”刚出医院门口水月看到从四面八方涌来的狗仔,一下傻了眼。人还没跑近、但镜头全都已经对准他们咔嚓作响,他索性扯了口罩不再伪装,“这些龟孙刚刚躲哪儿的?怎么一下就冒出这么多来?!”


 


医院外都是绿色环保草坪和大株植物,水月当然不会知道他嘴里的“龟孙”一时半会儿都在那些大叶子植物后面休息,一边躲太阳一边守人。


 


而且这些人估计都是来守漩涡导演的,却没想到守出了更惊喜的角色。


 


糟糕了啊这下。


 


眼见记者们全都追堵过来,黑压压一片从四周涌动,水月最后忍不住爆了句口粗,拉过旁边傻愣着的佐助就跑。


 


“还傻站着干什么!快跑!”


 


医院的那个方向已经完全被记者堵死,水月带着佐助直接往外围的公路冲。


 


这样的场面可以称作壮观了,烈日晴空下两个人屁股后面跟着一大群闪光灯,这些人密密麻麻如蚂蚁一样全都朝同一个方向涌动。


 


“宇智波佐助!”水月忍不住边跑边吼,“我他妈迟早得被你这霉蛋害死!”


 


佐助回过神啪地一下扯了口罩,随手扔在后面就糊在某个狗仔的脸上:“凭什么怪我!明明是你——”他喉咙一痒忍不住咳嗽两声,脚步顿时慢了下来。


 


水月连忙拉过他继续跑,同时在拐角经过几棵树的时候把佐助脑袋上的黑帽子和自己的红帽子做了个交换:“两个人目标太大,等下十字路口那里分开跑!”


 


十字路口的红绿灯快要交换,附近的高楼大厦遮挡住城区街道上的大部分阳光,只有小小的光影还在建筑物之间慢慢旋转,尽管只是这种微弱的光线,也依旧让佐助感到炫目。


 


后面有的狗仔直接骑了自行车追上来,水月心里恶狠狠诅咒一声,跑到十字路口的时候他直接左转弯,佐助也跟着他转弯。


 


“卧槽!”水月这一回头血都快气吐,“你烧糊涂了是不是?跟着我跑干什么!分开跑!”


 


佐助反应过来,又立刻回跑。


 


只是一回身就看到狗仔们已经从刚刚的方向追上来,人流全朝着他的方向涌过来,佐助气死了,想也不想就准备直接穿过十字路。


 


然而,


 


黑猫从旁边的草丛里一跃而过,绿灯转弯灯早已亮起,这个宇智波没注意灯口,冲出去的同时一辆漆黑的轿车就从十字路口的拐弯处飞驰过来。


 


“佐助——!!”


 


车轮胎在柏油路上摩擦出尖锐刺耳的声音,拖出长长的痕迹,鬼灯水月一回头差点浑身都吓软,围在旁边的狗仔们也全都惊在原地,大部分人脸已经白了一层。


 


黑色轿车急刹车停在路口,和横穿马路的人差了仅有两厘米的距离。


 


轿车急刹车发出的声音立刻吸引了四周的人群,有的记者们回过神来立刻重新举起相机,将宇智波艺人横穿公路的这一幕拍下来。


 


这下可是头条了,“霉助助”神秘现身,不仅出现在漩涡导演这两天频繁出入的医院里,还被现场逮着无视交通规则横穿马路。


 


“滚开滚开——!会不会开车啊你眼瞎吗!”


 


水月立刻跑回去一边猛地推开那些狗仔一边朝着那辆车愤愤骂着,他挤到佐助身边把他往后拉退几步,脑子里开始思考怎样才能快速脱离目前这种情况。


 


轿车的车门这时打开了,漆黑的皮鞋踏在地上。


 


“没事吧?!”水月看着脸色惨白的佐助,再次紧张起来,“喂喂、你不会吓傻了吧?!”


 


他注意到这个宇智波正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的身后,也注意到堵在周边的记者突然间全部都转变了镜头的方向。


 


“等等、财政大臣的大公子为什么会……?”


 


“真的是本人——”


 


“东区这边最近有什么大的政事会议吗?”


 


人群之中各种惊讶的议论声让水月一愣,他回过头。


 


一身漆黑长风衣的男人身形颀长,已经从车子里出来。


 


这显然是个气质凛然的男人,完全敞开的风衣本是休闲式的服装,却硬被他穿出了西装那样一丝不苟的严谨优雅味道。轿车的门还开着,他直接往佐助这边走过来。


 


水月一时间有点傻眼。


 


无论是完全称得上精致的五官,还是修长笔直的身材,还是被红绳束在脑后的鸦羽长发——各方面都绝对称得上是美男子,尤其惹眼的还有明显比一般男性更为纤长浓密的眼睫毛,这样的长相不得不说引起了在场人的一番惊艳。


 


但即便如此,水月也绝对不会用艳来形容对方。


 


只因为男人脸上两道雕刻般的法令纹,还有深不见底的漆黑眼睛——那种毫不掩饰的冷冽气息,所透露出的沉重压迫感仿佛可以轻而易举就将人置于冗长的沉寂。那双眼睛更是如同栖息着真正的死墓国,冷静得让人感到淡漠肃然——这一切都让水月意识到这个人身上危险的成分要远远多于他皮囊的美丽。


 


不过,这也不是水月傻眼的真正原因。


 


他之所以会把眼睛瞪得这么大,把嘴张得这么开,完全是因为他发现这个人和自己身边的宇智波长相的相似度高过了80%。


 


狗仔们全都一阵疯拍,无疑政界的大人物要比娱乐圈的艺人更值得关注,虽然这位家世高贵的大公子只有一次在媒体的镜头里出现过,但即便仅是一次,也足够让专业的狗仔们印象深刻。


 


而且,也已经有不少记者发现这两个宇智波长相的相似之处。


 


在一片刺目的闪光下轿车的主人很快走近佐助。即便对方的眼神平静得如同一潭死水,但水月莫名觉得这潭死水很快就会掀起怒意的波澜。


 


他忍不住缩到佐助身后去,结巴开口:“佐、佐助……他是不是要你赔钱啊?”


 


佐助却一下握紧拳,与男人相对的目光瞬间变得强烈锋利起来,但又像头幼狮一样带着几分无论如何都无法掩藏的稚气。


 


“我很想知道,”男人最终停在佐助的身前,他目光淡淡地逼近佐助的脸,口吻缓慢却极其冷淡,“有什么理由能够让你不看红绿灯就乱穿马路。”





tbc.


认为鸣人会被鼬恁的都啥心态啊😂我之前有说过吧,这篇文里的鸣人碰上鼬是不可能服软的,两个都是比较偏强硬的设定,不会出现鸣人看到鼬就软了或者一个劲给大舅子说好话这种情况😂😂😂当然佐助应该比他们还要倔。


还有说被家长逮到横穿马路就要混合双打的,真的够了哈😂😂😂


统一回复斑爷会在佐助拍完艺妓戏后出场。

评论

热度(545)

  1. 番茄酱嗷!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