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秦百夜

【柱斑】时空旅行 13 【完结】

玉小幺:

前文链接: 序章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大型OOC现场


本章有少量带卡,可以当成友情向,防止触雷还是打上tag


其实这一章应该分成三章比较好……一章完结的结果就是完全驾驭不住,写的乱七八糟【。


对不起大家【鞠躬】






原著柱间用【柱间】表示。


同人柱间对原著柱间了解不深,而且【因为我CP脑的原因】有一种“伤害斑的人,即使是我自己也不能原谅!”的想法。


小伙伴们注意避雷。












左拥右抱 


-side H&M-
















“你会后悔的!”团藏苍老的面容扭曲着,显得格外狰狞。与对待其他人不同,柱间并没有解除留在他身上的枝杈,直到此时此刻,这些树枝依然在团藏身上生长着,使他变得愈加疯狂。“现在的柱间大人还没有认识到宇智波斑的真面目,如果放任他们继续下去,木叶只会面临比当初更惨痛的结局!” 脸上的皱纹扭曲成恶鬼的面色,这位久居高位的老人用混合着恨意与恐惧的声音嘶吼着,“只有我、只有我才能拯救木叶——”


声音在空旷的走廊里回荡,水门面无表情的走过了他,与看守低声确认几句后就离开了,再没有看一眼这个曾经让他心怀敬意的老人。


“你给我站住!波风水门,你这个弑师叛村的小人,木叶迟早会毁在你手里!”


尖锐的声音随着大门的闭合消失,水门冰冷的神情直到看到门口等待的两人时才冰雪消融,露出了一贯的温和笑容。距离公开审判开庭还有不到两个小时,尽管之前纸面上已经谈好了一干利益分配,但身为一村之影,水门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和千手纲手、宇智波富岳见面详谈。但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当千手、宇智波与火影势力重新合流,其巨大的力量足以将一切碾碎——不、也许不能说是千手和宇智波,毕竟纲手并非千手一族的族长,却是统领晨曦在火之国一切势力的晨曦总长。


只可惜,这一场决定了木叶未来的会谈,从一开始就陷入了尴尬难言的气氛中。


先前柱间从火影室找到的秘辛被带土一字不改的送给了三人,如今面对着因为宇智波灭门计划而心中暗恨的宇智波富岳,纲手想要替老师求情的话语怎么也吐不出来,更逞论纲手自己对三代的心结都还未曾解开——你大概难以想象世间竟会有如此荒诞之事,身为三忍之一且是当世最好的医疗忍者的千手纲手会因为无钱维持弟弟治病所用医疗设施而几乎散尽家财,如果不是和宇智波斑做了交易……尽管知道从弟弟战场遇袭、重伤濒死开始就是团藏的谋算,但对于放任了这一切发生的三代,纲手并不是没有怨言的。


话题于是就这么卡住了,水门赶忙转换话题,他提起了初代目为孩子征集姓名的事想要缓和气氛,结果纲手的脸彻底青了,连富岳脸上都泛起了心虚的灰色。


柱斑生子,从富岳的角度来看是自家祖宗神通广大,穿越时空改变未来,连纲手的户籍都改了(说不定就是他们宇智波家的人)。再想想前些年对纲手不闻不问看笑话的做派,富岳心里坚定了以后一定要好好补偿纲手的想法——他们宇智波家的公主吃了多少苦!千手一族连个孩子都护不住,果然没用。


而从纲手的角度解读柱斑生子,则是一个心机渣男用过就丢、杀妻弃子、骗婚另娶、最后心中有愧郁郁而终的故事。也不能怪纲手对柱间太不信任,实在是当年柱间常说自己终结谷一战时是从背后一刀穿心,而后柱间自己又毫无理由的迅速衰竭而死,这桩桩件件,实在很符合她的脑洞。至于为什么在纲手的脑洞里大魔王宇智波斑会是个默默付出的痴情人设,这也很好理解。不说斑对千手绳树的救命之恩,也不说对濒临灭族的千手一族不求回报的援助,只说纲手的直属上司阿飞带着滤镜的故事会、迷弟绳树天天无缝吹斑的洗脑大法,就足够让和斑素未谋面的纲手产生如此印象了。这么一来,面对着被自家祖父始乱终弃的苦主一族,也怪不得纲手羞愧的头都抬不起来。


等到这三个人终于从无尽的尴尬中解脱出来开始正常谈话时,距离审判开庭已经只剩不到一个小时了。而在地穴中的斑,也完成了自己心心念念的事。


斑的状态并不好,大量生命力从体内抽出使得他面色惨白,双手发抖,眼前更是一片模糊。可他脸上却露出了从未有过的、纯然的喜悦,让他觉着哪怕是立时死了也值得。


——借助着柱间带来的泉奈的骨灰,他的弟弟,终于又重新站在了他的面前。


活的、好好的泉奈。


眼睫眨动间,落下的泪水不知是因为生理上的不适还是失而复得的喜悦,斑张了张嘴,害怕自己一开口就是发抖的声音。


“哥哥,这是怎么回事?你付出了什么代价?”比起激动的几乎说不出话的斑,泉奈的心中的担忧远多于茫然,他搂着无力靠在他怀里的兄长,第一次如此憎恨没有一双可以看清的双眼。而毫无征兆的,一个人突然冲进了地穴,一把从他怀里抢走了他心心念念的哥哥。愤怒爆发前,泉奈感觉到了医疗忍术的波动和熟悉的声音,他嘴角抽动了下,硬生生咽下溢满胸膛的怒气,转身摸索着兄长为他准备的衣服。


等柱间搂着斑终于结束一波抢救后,才发现泉奈已经和乖巧躲在一边的卡卡西和琳聊起天来了,他平静温和的声音里好似没有一丝怒气。然而在和自家弟弟的交流中早已深知泉奈秉性的柱间却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把怀里迷迷糊糊要睡的斑搂的更紧了一些。


“公开审判就要开始了,泉奈一起去参观一下?琳感觉怎么样,哪里不舒服吗?没问题的话,等会就拜托卡卡西把琳先送到晨曦那边了,毕竟死而复生这种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带土等审判后再告诉他吧,这孩子心结不小,还要靠你们帮着多疏解一下。”


一直低着头无声流泪的卡卡西用手背用力擦去了泪水,冲着斑深深鞠了一躬。如今的他已经不能像是个正常忍者那样走上最强之路了,如果带土知道了,一定会怪他辱没了这只写轮眼吧。在病房中,卡卡西曾无数次憎恨自己的弱小和无能为力,无论是带土、琳、老师还是鸣人,他一个都没能拯救。肩负着他们的希望苟且存活下来的他,最终还是变成了一个身有残废的废物。黑夜中,卡卡西曾在无数次绝望中对自己举刀,却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能够将失去的重新找回。斑大人是他的恩人,只要他需要,卡卡西甘愿奉上自己的一切。


看着两个孩子轻手轻脚的离开了,柱间抱着斑带着泉奈也回到了木叶附近。台子正被有模有样的搭起,来往人员神情严肃的排查着可能存在的隐患。柱间欣慰的看了看,终于对木叶重新又有了些信心。。


柱间低下头亲了亲斑的额头,“我能感觉到他已经出现了。”他说。


“我说不让你去,你就不会去吗?既然他已经出现了,我以为你已经认识到了这帮人的愚蠢恶毒。”斑坐在屋檐上,将泉奈微凉的手抱在怀里暖着,露出了讥讽的神色,“算了,你自己要找死,谁也拦不住。”


柱间听他这么说也不生气,他从卷轴里拿出两件外裳递给斑,见他给自己和泉奈都披上了才继续说,“抱歉,有些事,我还是想要亲眼确认一下才能甘心。”说完,顶着泉奈凉凉的笑容,柱间硬是用力抱了斑一下,“斑不也是吗?有着必须要做、谁也阻挡不了的事。”


听到柱间的足音渐渐远去,泉奈靠近了斑,挨在斑的怀里问他,“哥哥,我们和千手还是联合了吗?”斑温柔的蹭了蹭他的脸,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听见路上有人说要公开审判高层,是哪些人犯了错?”感受到斑的动作,泉奈抿了抿唇,继续问着。


“是千手扉间的弟子,也是我们所建的村子的村长和长老团。”斑回答道,“我们这是在另一个时空,如果泉奈一直不在的话,我的理想就会变成现在这种丑陋的样子。”随着他的话语,斑用力握住了泉奈的手,“再一次来到我身边帮助我,好吗?只要你在的话,我就永远不会走错路。”


迎接斑的是一阵沉默。泉奈咬住牙,从复生开始就沉在他心里的郁愤委屈冒出了头,他想问哥哥,为什么不顾他的死亡也要结盟?为什么能够毫不在意自己的生死而做出起死回生这样的事?但泉奈一句也问不出来,宇智波斑把一颗心塞到了他怀里任凭他处置,只要随便动一动、说上一两句话就能让这颗铜墙铁壁的心脏鲜血淋漓、支离破碎,可泉奈又怎么能下的了手?于是他只是嗫嚅着嘴唇,把自己埋在哥哥的发间闷声说了句“好”。


审判终于即将开始,带土带着面具从虚空中显现出来,看着正依靠在一起的的两个人,他笑嘻嘻的嘲讽着,“哎呀,真没想到,那个“斑”也会有这种时候啊~简直像是阿飞养的两只兔子嘻嘻嘻~”


斑歪着头看了他一眼,突然想起来带土还不知道他的复健记录本已经被斑送给卡卡西了,于是不怀好意的勾起了一抹笑,“带土,卡卡西的腿已经可以恢复完好的事你告诉他了吗?”


“当然没有啦,阿飞才没有说呢,等到阿飞踩着木遁把痊愈的希望告诉卡卡西的时候,即便是卡卡西前辈那样的大垃圾也一定会忘掉带土那个死人,更加敬仰阿飞吧?”仿佛少女一般娇羞的捧住了面具,带土滑稽的扭动着身子,幻想着卡卡西追着他大喊“前辈太厉害了!阿飞前辈果然比带土厉害一百倍!”的情景,情不自禁的嘻嘻笑了起来,也因此没有看到斑幸灾乐祸的眼神。


抽动着嘴角,斑指了指下面给晨曦准备好的座位,“你还在这呆着干什么?”


正在斑和带土斗嘴的时候,柱间也终于到了地方,好像心有灵犀似的,他和那个被召唤出来的人隔着墙站住了。


那个人先开了口,“没想到,我的敌人竟然是你。也算是胆大的想法啊。”


当熟悉的声音响起,柱间震了一下,终于无比清醒也无比深刻的意识到他死后的木叶如今变成了什么样。


“这就是他们最后的后手吗?因为斑是一个可怕的敌人,所以不敢以武力相争,因为我无论如何都会顾及村子、无论如何都会原谅,所以毫不犹豫对我下手……是想要杀了斑的你,代替我回到那个时代吗?”


对面的【柱间】没有回话,柱间也不需要他的回答。


和亲手逐出村子的叛忍合作,谋害亲近自己的建村者,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铁证了。柱间心里一时空落落的,他想起斑曾经说过的日向人质事件,又想起了团藏对鸣人施加的折磨,终于放弃了最后的期望,明明仍是盛夏时节,他却如坠冰窟。


也许,真的要感谢斑前期工作做的好,没有人知道我不是这个世界的柱间。柱间惨笑了一下,僵硬的想着。过了很久,他才重新开了口,声音干涩的询问,“你真的……下了手?”


他说的模模糊糊,但那个人却心有灵犀一般立刻做出了回答。


【柱间】说:“是的,我为了村子,亲手杀死了挚友。”


柱间几乎找不出话来应对这样坦诚的【自己】,对方平静的好像是去吃了顿饭那么简单。他沉默着,这个世界的【柱间】却第一次发问了,“你……和你的斑,还好吗?”


“我和斑的孩子刚刚出生。”柱间这么回答,于是墙对面忽然失去了所有声响,像是被突然掐住了喉咙。


远处传来钟声,柱间知道公开审判已经开始了,他直视着对面的墙,好像要看穿墙对面的人此时会是个什么样的表情。未曾手染挚友之血的男人几乎是带着恶意揣测着另一个世界的自己——痛苦吗?后悔吗?可惜你大概不知道,你为了那种人杀了斑,没有试图理解他,没有想要抓住他,放纵了这一切,从最开始就留下了错误的观念。


“怎么,你没有和斑拜月吗?”柱间冷笑着说。


于是对面刚刚有些平稳呼吸一下子乱了,一声呜咽似的声音透过墙传过来,像是受伤濒死的野兽所发出的不甘而又悲哀的喉音。


柱间心里那股怒恨至此才稍微平息。当沸腾的心情平复下来,缠绕在周身的异力就变得清晰起来。即使柱间不是这个世界时间线上的【柱间】,但同一时空中不能存在同一个人物的法则依然存在,现在已经是极限了。再呆一会,他们两个就必将决出生死。


离开前,柱间问了最后一个问题,“这些年,你过的怎么样?”说罢,他转身就走,回答的声音被他甩在了后面,却依然清晰的传到了柱间的耳中。


【柱间】说,“我过的很好,生日的时候会有一大群人来庆祝,我和家人围在一起吃暖锅,大家都笑着。水户温柔坚强,扉间妥帖认真,他们都包容着我,让我可以尽情肆意……”


这样的声音回荡在柱间脑海里,让人可以轻易想象到那种温馨的场景,可柱间却不知怎么了,脑子里能想起来的却是幽深空旷的地穴,冰冷孤寂的石椅和地面上挣扎抓挠而成的血手印。


凭什么啊。


柱间的速度很快,当他看到坐在屋顶上披着外衣冲他高兴的招着手的斑时,这个念头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但他笑了笑,将难平的意气收敛在坚定的笑容里,冲过去抱住了他的斑。


“你看。”斑也不为他突兀的举动生气,而是指了指下面的台子,“好久没看到泉奈这么有活力的样子了。”


柱间看着斑苍白骄傲的笑脸,终于忍不住的把脸埋在了斑带了霜色的发间。轮回天生跟以命换命也差不多了,而斑为了让泉奈重生,硬是利用不同时空时间流速抢出了抢救期,从而在保住自己的同时复活了弟弟。但玩弄生死岂是轻易,哪怕有了柱间共享生命,斑从此也会体弱多病,甚至于在回归之后还会有一段危险期,能不能迈过那道坎还未可知。这个人啊,为了自己重视的一切,总是毫不犹豫的赌上命去,就好像这世间再没什么值得他留恋。


审判庭上,泉奈正和团藏对峙。


“我这是继承了二代的遗志!不利于村子的因素都要排除,哪怕污名加身,但总有一日,你们会……”


“会什么?少给别人泼污水了!”眼睛上蒙着纱布的青年尖锐的反驳,“怎么,你老师教你虐待英雄之子?你老师让你动不动就要屠人全族?你老师告诉你遇到敌人就跪着求饶,直接把自己的同伴当成替死鬼?不就是欺软怕硬!千手扉间遇到宇智波斑尚且敢于一战,他死的时候可是用自己的命换了你们的命!身为火影敢于为了你们几个不知未来的弟子去死,你们一遇到责难却只会把死人的名声抬出来替自己顶缸!为了自己活下来就让别人去死,和为了守护别人自己牺牲,这就是你们和他最大的区别!”


“”你懂什么,你这个邪恶的宇智波……


“我邪恶?”泉奈几乎要气的发笑,“怎么,又想说这是你老师教给你的吗?既然你这么大公无私,不如查查帐,让大家看看这几年来,志村一族、猿飞一族、水户一族都拿了多少好处!”


说罢,泉奈也不去理张口结舌,咬着牙就要扑上来的长老们,一转身回了屋顶。斑高兴的抓住他,也不吝啬自己的夸奖,“做的好,泉奈!”泉奈出了气,此时也高兴起来,他亲亲密密的蹭到了斑身边,把柱间挤到了一边去,“哥哥,我侄子侄女呢?”


斑笑了笑,冲带土挥了挥手。带土抱怨着跑了过来,从空间里抱出孩子一人一个分别放在了柱间和泉奈手里。


“你回来的正好,”斑说,“正到了该离开的时候。”


闻言,柱间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跟另一个自己呆的时间太久了,引得身上的时空异力越来越强,以至于不得不提早离开了。


斑也不在意,他左手搂着泉奈的腰,右手搂着柱间,眼里万花筒飞快旋转,蓝色的须佐瞬间笼罩了三人。在撕裂虚空的最后时刻,他扭过头对带土说了句话,“你这家伙可别懈怠了,会有人替我管教你的。”


带土一愣,还没等他问清楚,眼前的三人带着两个孩子就从这个时空彻底消失了。在他身后,无论是宇智波还是千手,乃至于无数身受恩惠之人都深深弯下了腰,用自己的方式向这个改变了他们命运的人致以最高的敬意。


 


【完】


 


 






【作死大赛参赛者


    斑:在身体虚弱的情况下使用轮回天生复活弟弟,


            造成结果:体弱多病,寿命减少,成功获得弟弟。


    柱间:在和斑分摊生命力的同时去见另一个柱间,差点被时空之力干掉 


            造成结果:提早离开时空,成功秀恩爱。


    带土:隐瞒治疗信息,坚持带马甲


            造成结果:小伙伴组团暴击。


    长老团:秽土转生原著柱间,妄图用时空之力干掉同人柱间


            造成结果:因情报错误而失败,接受公开审判,长老团主要成员被处死,家族受到牵连。】






目前构思好的几个番外如下:


1、拜月结伴番外,初夜肉汤
2、四代中心番外,主要讲述木叶惹恼了斑的两件事
3、原著时空的结局,主要关于柱斑两个人离开后的发展
4、原著柱间重生记


四战番外还在筹备中,大家比较想看哪个?


不过,番外估计得等一个月后才能动笔了,毕竟考试月已经到来……

评论

热度(237)

  1. isavia玉小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