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秦百夜

木叶高等病院163

千手阿颜:

 


1872.


回光返奈(来自手癌琴的提议,来自人临死前最想看到的幻象)


泉奈:连续赶两个片场,导演为毛不给我加班费!


 


A.


二代目火影倚在断裂的树桩上,胸部塌陷。


他艰难地呼出最后一口气,翘起嘴角。


已经为学生们争取了足够的时间,他死后木叶也会反扑一波狠的,无论士气或信念都会重新洗牌。


他的瞳孔缓缓散开,面前的景象开始模糊,隐约能看到身上跨坐了身穿白衣的人。


“你好重啊。”扉间低声道,“为什么灵魂还能这么重?”


泉奈揪了揪他额前碎发,笑着说:“困就睡吧。”


扉间抓着他的手,用几乎听不到的音调嗯了一声。


 


B.


宇智波泉奈终于好好睡了一觉,没有伤疤撕扯的疼痛,也没有视神经被侵蚀的冰冷,他睡得很香很香。


 


泉奈揉了揉眼睛,慢腾腾地坐起身来。


面前是一位行将就木的老者,约莫是耋耄之年,他白发苍苍,身形佝偻。


干枯的嘴唇不断地颤抖起来,一只眼直勾勾地看过来,里面充沛而复杂的情感令人毛骨悚然。


泉奈呆愣片刻,嗫嚅道:“……哥哥?”


 


 


1873.


关于通灵王版木叶野史


 


宇智波带土最终功归一篑,他看着那个披着六道法袍的白发男人,嘴唇颤抖不已。


“卡卡西?为什么?”


“你怎么就知道,你才是斑留下的那颗棋子呢?”


 


 


带土:(杀气腾腾)揍他!


卡卡西:(杀气腾腾)得罪了!


泉奈:……哥哥救我!


 


1874.


原著


柱间:不是作为敌人,而是作为战友。


 


佐助:哼,明明是基友


鸣人:呸!连我都看不下去了的说,明明第七班才是战友!


卡卡西:你追了佐助700话还说战友??


樱哥:(无奈)不,他们的意思是,他们跟我才是战友情。


 


1875.


(梗来自丧病的群,据说情报传递的方式来自腐国)


 


关于情报传递——在木叶百废待兴的时候,物资缺乏,会用特制的“可隐形墨水”将情报写在卷轴里


 


鸣人和佐助举着搞到的情报卷轴,四只眼睛亮晶晶的,充满求知欲地盯着卡卡西老师。


“……救命,精少。”卡卡西哀嚎。


这一刻,他无比想念带土,十几年前他还小,没发育,这种提供墨水的工作都是带土来完成的。


“我想诅咒搞出这个设定的火影!”卡卡西跑到没人的地方躲开学生,开始努力制造墨水♂。


 


“阿嚏——!”黄泉尽头,扉间连打了十个喷嚏。


 


1876.


午后的阳光温暖地洒在叶片上,千手扉间修整完毕,拍拍铠甲站起身来。


这次任务不愧为超S级,即便是他的查克拉量也险些告罄。


身后突兀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千手扉间刚要扭头,背上瞬间感受到了泰山压顶的重量。


他面色狰狞,踉跄两步,抬手托稳那个不靠谱的家伙,破口大骂。


 


助跑上蹿,泉奈一气呵成地勾着扉间的脖子,哈哈大笑。


“平时这么蹿你哥也就算了!我查克拉还没恢复!”扉间气急败坏,手上动作却异常的稳,深一脚浅一脚,慢腾腾地背着泉奈往前走。


泉奈脸上健气的笑容颇有当年他哥的神韵,却看起来坏坏的。他完全不顾扉间炸毛,嘿嘿笑着把对方的毛领子掀起来,扣在死敌头上。


扉间的上半张脸完全被遮住看不到路,他气得嗓门拔高三度,将林中栖息的鸟儿吓得四处飞散。


 


带着木叶护额的泉奈一手挥舞着扉间头盔,一手压在对方头上,得意地叫道:“架!”


扉间恶狠狠地拧了一把泉奈的大腿,将他向上拖了拖,随即施展忍足向着木叶狂奔。


两人衣衫狼狈,染满了灰尘,却在深林中走出一片蓬勃生机。


 


1877.


“以上,就是我做的梦!好棒啊有没有!”千手柱间眼神亮晶晶地看着弟弟。


终结谷一战之后,他的身体每况愈下,大多数时间都会在梦境中度过。


穿着火影袍的扉间快要忙死了,却依然每天坚持陪着柱间,听大哥唠叨些有的没的,顺便吐槽。


他翻了个白眼,鄙视道:“如果真的是这样,我肯定反手就把他按进土里,头可断血可流,毛领子不可污。”


柱间闻言,哈哈大笑。


初代目火影已经很久没有发出这样开心爽朗的笑声了。


扉间松了口气,等大哥再次入睡后,悄悄离去。


 


他来到密室,结印将那秽土转生的残次品召唤出来,背在背上。


然后空出一只手,把毛领子搭在自己头上。


扉间对着镜子看了很久,觉得自己有点傻。


 


TBC.


这更的段子都是之前觉得有些刀没写的。当时挑了个好笑的(卷轴),谁知道还是被说刀……心里苦


1876是狐总 @阿狐狐 要画的啊!!大家去催啊!!!



评论

热度(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