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秦百夜

【柱斑】时空旅行 9

玉小幺:

前文链接: 序章 1 2 3 4 5 6 7 8






完结倒计时


马上期末复习了,更新越来越不勤快,对不起大家【鞠躬


猜测柱斑对彼此关系的认知的诸位……你们都猜错啦!


哈哈哈


下章生孩子










两个人的修罗场


 -side H&M-














我遇到了我人生中最大的危机。


面对着挚友凶光闪烁的写轮眼,千手柱间绝望的想。


他暗暗深吸了一口气,精神前所未有的集中,大脑疯狂转动着,平白想象着自己能够扉间上身,滔滔不绝来他个三百套甜言蜜语浇熄斑的怒火,可惜的是现实中只有一个张口结舌、心虚到语不成句的千手柱间。


至于他此时的样子——哪怕是村口阿花养的那只大白鹅都要比他显得更聪明吧?


期期艾艾的用脚摩擦着地板,千手柱间低着头消沉极了,手里紧紧攥着准备好的花束,额前两缕须须无精打采的垂了下来。


大概真的会被斑杀掉吧?呜呜。


忍者之神在心里呜咽着,亏他穿越之前还特意找族里的姑娘们参详打扮了一番,真是想破了柱间的头也没能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局面啊!


这简直是堪比结盟前那个自杀还是杀弟更可怕的场景!


本来气氛多棒啊,他和斑在烟花下接吻,而后拉着强忍羞涩的斑的手相伴而行。也许是月色太美丽,久别重逢的喜悦太动人,他终于忍不住向斑倾诉了自己的感情,而斑也完全没有抵触的样子——天知道柱间纠结这个纠结了多久。每个与斑分别的日夜里,柱间时时拷问着自己的内心,最终不得不承认他对自己最亲密可靠的友人产生了不该有的感情。来之前柱间痛苦的辗转反侧许久,才终于下定决心隐瞒下这份禁忌的爱恋,可事到临头,面对着嘴角带笑,眼眸湿润温柔的友人时,那种种考量瞬间灰飞烟灭。


 “斑,请和我共度一生吧!与我组建家庭,成为我生命里再无法分离的一部分!”神情虔诚的望着斑,柱间握住斑细瘦的手指放到心口,心中充满了激动与喜悦。


斑一定不会拒绝我的,柱间美滋滋的想,斑一点都不抵触跟我接吻呢!


于是柱间大胆的注视着斑,用视线轻轻抚过他月色般苍白莹润的肌肤、又悄悄吻上他柔软浅淡的双唇。他看见斑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纤长的眼睫眨动着,好像一下下刷在了柱间心上,看得他心里痒痒的。


斑又吃惊又迷茫,他看着柱间,有些迷茫的回问道,“啊?我们不是已经结婚了吗?


哈?


咦咦咦咦咦咦!!!


终于发觉了什么,斑冷笑一声,慢慢抽回了手,鲜红的写轮眼滴溜溜转了起来。


于是就出现了本章开头的一幕。


不是啊,我是一直心怀不轨不错啦,但是我们什么时候结婚了?柱间心里委屈极了,可他也知道斑是不会说谎的……这么说来也不是无迹可寻,宇智波家明明超传统,可是那一天之后斑却却愿意跟他睡一个被窝,而且时不时还能蹭个早安吻晚安吻什么的……


那一天是是在斑消失前两个月的某一天,那天他们一起喝了很多酒,还拜了月,虽然传说中战争时节宇智波家会有拜月结伴的习俗,柱间自己也不是没有心猿意马的幻想过,但是、但是!斑,你们宇智波家结婚之后就是纯盖棉被睡觉、连打啵都没有的吗?!如果真的那天以后就算是结婚了,那么那之后的两个月不是荒废了吗?和世界第一可爱的新婚妻子夜夜同床共枕但是什么都没干什么的……嘤。


柱间想一想简直委屈到不行,但他不敢表露出来,面对着明显愤怒到不行的斑他瞬间就怂了,身上消沉的长了好些蘑菇。


另一边斑看他这样简直要气笑了,可是看着柱间比他离开时消瘦了好些的脸颊,又想起之前交谈时柱间时不时流露出的失落之意,斑的心到底还是软了。


还能怎么办呢?斑对这个家伙一向没有办法。


走过去踢了踢蹲在地上画圈圈的男人,斑把手笼在袖子里,恶声恶气的训斥他,“你这消沉的毛病什么时候才会好!还不快起来,想给后辈们看笑话吗?!”


高大的男人瞬间眉开眼笑的蹭了过来,斑揉揉眉心,又轻描淡写的扔出了一枚尾兽玉级别的重磅炸弹,“还有,我怀孕了,估计再过几天就是预产期。”


不去理会木然石化了的男人,斑继续不紧不慢的向着南贺神社走去,那里一台好戏正在上演,曾经斑对此期待备至,但如今最大号的惊喜就挂在他身上,斑也就无所谓看不看戏的了。


在南贺神社门口停下,斑无动于衷的拍下柱间狂喜乱摸的手臂,仔细感受着神社中的查克拉,而后转身就在门口坐下了。柱间于是傻笑着也坐在了一边,呵呵呵呵的搂着斑又蹭又亲,还大着胆子去揉斑的猫耳,最后毫不满足的把头枕在了斑的膝上,脸贴着斑的小腹蹭来蹭去。斑抖了抖耳朵,被他蹭的想笑,有心想要推开这个乐疯了的大型犬科生物,又难免想起梦中柱间郁郁寡欢的苦涩面容,最终还是放松了手上的力道,一下下轻轻抚摸着柱间的黑发。


算了,以前还没见他这样高兴过。


说实话,斑不是不生气的。


男性之身怀孕,这本就是违背常理的事,更何况是斑这样高傲而追求力量的人。怀孕时的诸多忌讳足以让他感到屈辱和憋闷,更别说那时斑隐隐约约感觉到柱间对他的感情似乎只是朋友之情、兄弟之意。但世事偏偏就是这么巧,如果不是他忽然穿越,又忽然因为时空排斥而神志不清,从而被这孩子救了命,又或者说如果不是因为穿越后和柱间分离了七年之久,又在梦里夜夜体会着柱间之死,斑大概绝不会把这个孩子生下来,更不用说,用七年的时间孕育这个孩子。


是的,七年。


这个世界不是斑原先的世界,时间流速自然也不相同。斑在这里度过了七年,原本的时空大概只度过了七个月,而斑作为原本时空中的人,他身上的时间流速自然是和他自家时空一致的。放在平时这可以算是个极大优势了,想想看,他可以在这个世界呆上50年而青春不改——以斑自身时间流速来看,不过过去了50个月而已。可实际上呢?斑刚穿越时已经怀有两个月身孕,而如今在异世界七年过去,斑也整整怀了七年的孩子。


这样的情况下,柱间仍然是那样大大咧咧、什么也不知道的模样,让斑怎么能不生气。但是,斑一看到柱间那憔悴了不少了面容,委屈失落的眼神,就是再大的气也升不起来了。


算了,自家宠出来的傻夫人,跪着也要继续宠完。不过千手扉间那家伙确实该修理了,把柱间照顾成这个样子,还直接把柱间传送到了未知时空,真是个没用的东西。


波风水门抱着自家儿子从神社里走出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顿时四代火影还带着泪珠的脸僵硬了。


哈哈干笑了两声,波风水门坚强的顶着忍者之神诡异的笑声向斑认真道了谢,然后紧了紧背上盛装着沉睡着的妻子的棺木,使出了前所未有的飞速下了山,还不忘捎上了一直警惕的监视他的小佐助。


他们果然是这种关系……


水门幽幽的想,如果我送他们一个满意的结婚礼物,初代大人会不会愿意给玖辛奈治疗?


多想无用,水门搂紧了在他怀里哭累了睡着了的鸣人,深吸了口气。决心在他决定从死亡深处爬回来时就已经不会更改了,哪怕他孤身一人,即将面对曾经的同伴、师长,连斑大人也不会给他撑腰,但水门心里却毫无畏惧,甚至带着点难以言说的兴奋和喜悦,毕竟,鸣人的仇,还是要他这个当父亲的亲手去报,而木叶腐朽的根部,也合该他这个火影来修剪。


挺直身板,从死亡深处挣扎而回的四代目火影露出了他一贯坚定而明亮的笑容,走向了祭典最繁华之处。






【注】:本文设定的是宇智波家为了保留血迹,会在幼年期就开始不断对幼崽加以幻术加上精神暗示,大概就是结婚之前都崇尚柏拉图式精神恋爱,开车本能被深深抑制了,再加上宇智波们都比较羞涩矜持,所以斑完全没觉着有什么不对的。


穿越前两个月的某一天,斑跟柱间简单的进行了个战时的结婚仪式后酒后乱性,之后因为感觉太丢脸自己处理了事后,导致心里有鬼的柱间一直觉得自己做春梦23333


在这之后斑就和柱间同以前一样相处了,顶多稍微亲密些。对斑来说,斑生母早逝,父亲也取得早,完全不了解正常夫妻是怎样相处的……

评论

热度(151)